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贰拾壹
    我感觉到了玉先生的手,拉着我,让我瞬间好了许多。

     “玉先生……这是怎么回事?”我碰到了玉先生的手,干燥温暖,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冰凉。我想拿出我的手机,却发现它并不在我的衣兜里,不知道落在了哪。

     “这是这里本来的样子。”玉先生居然回答了一句完整的话。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他的语气居然听起来很温柔。

     “本来的样子?难道我刚才看到的那座别墅是幻觉吗?”

     “跟我来。”玉先生带着我朝着一个地方走去,我离他很近,能感觉到他站在哪里“那并不是幻觉,这里的别墅是刚才的管家‘创造’的。只要他的能力还在,别墅就会存在。”

     “那现在这样,老管家出什么事了吗?”我不禁有点担心,害怕老管家出什么事情。

     我听见玉先生轻笑:“放心,他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大概是在解缘之后太累了,要睡上一段时间吧。”

     “哦……”我点点头,不过在黑暗里玉先生应该也看不到我这下意识的动作。“所以说,玉苑的解缘,到底是什么……我们要去哪里?”我迈出的步伐受到了阻碍,脚尖踢到了像是石头的东西。

     “去一个稍微有点光的地方。这里是一段楼梯,你注意一点。”玉先生好像能看见,在我耳边提醒我。等我顺利地走上了台阶之后他才回答我想知道的那个问题“你不知道有关‘解缘’的事情吗,其实那也没什么,只是对于缘分的一种简单的操控罢了。”

     “缘分也能够操控吗。但是,‘缘分’太不真实,总感觉像是根本就没有的东西。”

     “缘分当然能够操控,只不过做得到的人不多。不过玉苑是一出解缘店,自然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解缘店?”

     “是啊,玉苑是这世界上许多解缘店之间的一所。”

     “它到底是干什么的。”我一直以为玉苑是一所独一无二的,卖一些灵异小物件的杂货店一样的存在。现在看来我的认知是要发生改变了。

     玉先生并不急着回答,而是带着我向前走了一段。在走过一段坑坑洼洼的路之后,我漆黑一片的世界里开始有了一点点的微亮。

     并不是灯火,而是自然的明亮。月光凉凉的融化在物体的表面,掺杂着无数星星的光芒碎片,我能看见我处在一片高地上,也能看见玉先生的身影。玉先生就在我身边,虽然我看不清,只能认出他的白衣。而在这不能让我看清事物的微弱银色光亮中,我所能看到的:远处树林的轮廓、天上云影的浓暗以及弯月与碎星,全部都美得不可思议。

     “好漂亮……”我盯着天空,几乎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这世界上的解缘店,就像这天上的星星一样多。至于解缘店是做什么的,通过名字也容易知道。”

     玉先生突然开始讲起解缘店的事情,把我的注意从天空成功的转移到了他的话上。

     “解缘店。顾名思义,就是解开缘分,把所有藕断丝连的东西全都解干净,再无痕迹。”玉先生的声音淡淡的,好像有无尽的感慨。

     但是我无法理解。就算是缘分有好有坏,像老管家与婆婆那样的缘分在我看来绝对是好的,我实在不明白这样的缘分为什么也要“解干净,无痕迹。”

     “为什么?”

     “因为缘可以存留很久。久到几世轮回都不会磨灭它的一分一毫。”玉先生的回答并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才说,想要解开一段缘分,要么用几千年的时光来消磨,然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要么就通过解缘店来解开。”

     “但是好好的缘分,为什么要解开?”

     玉先生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反问我:“你觉得,为什么‘缘分’这么重要?”

     “呃……通过缘分找到对自己人生很重要的人?”我还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弱弱地猜了一句。

     “有点像。”玉先生听了我的答案后话语中有了笑意。我觉得他是在嘲笑我“一个人生活在世界上,他的缘分就像是一条条把他与世界、人的社会联系在一起的线。如果没有了这些缘分,这个人就会失去与世界的联系,掉入一个深渊。”

     “那为什么还要解缘?”我更不解了,保险不是越多越好吗。

     “过犹不及。”月光好像亮了几分,我开始看得清玉先生的面容了“比如说你放一个风筝,没有线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一个风筝上连着许多条线、拉扯向不同的方向,想要飞起来也是不可能的吧。”

     我还是不太接受这个说法:“人又不是风筝。”

     “但是无论是人,还是别的什么,都一样。牵连的缘越多,便越会像是被钉在一张网上。哪里都到不了。”

     是这样吗。我想着老管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自己的缘,他自己选择的放弃,我作为一个“别人”,有什么妄加评论的立场?

     玉先生看我久久不说话,居然伸手在我的头上揉了揉:“别想太多。那个管家,是知道自己无法再继续追随自己守护的人的转世,才会选择离开。不是只有所谓‘生物’的寿命才会有终结,器灵的寿命就是它这个‘器’完好保存的时间。没什么事永恒的。那个怀表管家,是想给他想守护的人做最后一件事情:解开这份缘,给被守护的他一个结成新缘分的机会。”

     “他自己,不会觉得……”

     “这也是守护啊,挺好的。”

     我还沉浸在玉先生的话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便传了过来。我听见黑子不满的声音,大概是在喊我:“那个白痴女!没事不要随便乱跑!还害得我要去找你。你在这没什么光的地方,连手机也扔了,到底想干嘛?”

     “谁乱跑了。”我看着出现在我面前的黑子撇嘴“我可是跟着玉先生一起来这里的。是玉先生带我来的,有什么问题?”

     “先生带你来的?”就算只有月光,我也看得清黑子那疑惑的表情。我不明白黑子为什么这样,也跟着他看向玉先生。

     原本一直看不清的玉先生突然就能看清了。不过也似乎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黑子看着我,指着我身边的人:“他不是先生。你一直都没有发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