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叁
    玉苑看起来像是家古董店。不算大的店面里摆着一圈深红色的木制博古架,上面满是各种各样的东西,像是有人随手放在那里一般。这是我来上班的第一天,自然要先参观一下自己的工作环境。上次通过“面试”得到了这次工作后,我回家用熬夜刷剧大法成功地把我的作息时间颠倒了过来。然而也因为我变成了昼伏夜出的生物,所以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在与张艺茹联系过。

     刚成为我老板的玉面瘫在我到达玉苑的下一秒就如风一般地闪人了,只留下一句“看店,别偷懒。”。而这家藏在胡同里、只在大晚上营业的玉苑生意冷清得如我想象的一般。直到现在,快十一点,还是没有一位顾客光临。

     这期间我盯着一屋子的物品,发现这里卖的除了古董(也许它们只是长得像古董而已),还有一些别的东西。比如说那边,位于一方砚台和一棵玉雕白菜之间的那个长得像平板电脑一样的东西;又或是角落里最下层摆放着的国际象棋棋盘,上面的棋子都长得像缩小版的复活岛巨人像。最奇葩的是那只羽毛毽子,破破烂烂还脏兮兮的,如果不是我看见那东西旁边有一只小木盒,我几乎要把这充满了违和感的东西从博古架上拎下来扔出去。玉老板一定是抽疯了才会把这种东西摆出来卖。

     仔细看完了这些货架,十分无聊的我把目光移到了一架屏风后面。屏风后似乎还有个房间,但是玉老板也叮嘱过我不要进入。现在他不在这里,貌似是一个偷偷溜进去的好机会。

     就在我盯着那屏风,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入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令人意外的声音。

     “……那个,现在还营业吗……”

     初中生模样的女孩子怯怯地站在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走进来。虽然在油灯下看不清女孩的面容,但浓浓的鼻音还是让我意识到她应该是在哭泣。

     我不禁放柔了声音:“是的,这家店晚上不打烊的。你要不要进来休息一下?”

     “我,我可以一直在这里吗?……”女孩用手抹着眼角,慢慢地走进来。近了,我果然看到了她哭得红红的眼睛。

     不过听了她的话,我犹豫了一下。这大半夜的谁家十一二岁的女孩子就这么跑出来,家长肯定急疯了,没准儿连警都报了。可看她哭成这个样子,我还真是不忍心把她赶出去,只好倒了杯水拉她坐下:“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跟我说,我会帮你的。”

     她什么也不说,只是攥着杯子抽泣着。

     看来我现在也问不出什么:“那,你叫什么名字?”

     “顾浅歌,……我、我叫顾浅歌。”她的声音因为哽咽而断断续续。

     “浅歌你好,我叫叶寐歆。你可以叫我寐歆好吗?”

     “……嗯,好”

     “浅歌,现在已经十二点了。你一个人在外面太不安全。我叫警察来送你回家好吗?”

     我只是开口问一下,却没想到顾浅歌的反应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不要!不要叫警察来!……”

     “好的,好的。我不会叫警察的。”我连忙答应,心下却犯了难。

     遇到这种情况,让我有些无措。我想给老板打电话,毕竟这里是他的店,让他知道是应该的。但又发现我根本就不知道玉老板的电话是什么。如果打给张艺茹的话,这么晚了她肯定早就睡下了,而且她也不一定能处理好这事,所以我也放弃了。最终,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的我只好让浅歌留在了玉苑里。

     浅歌见我同意了,也就渐渐停止了抽泣,乖乖地坐在椅子上。我觉得这样实在有点尴尬,就对她说:“不必拘束的,想在这里看看也是可以的。”

     “哦,谢谢。”浅歌点点头,有些好奇地看向四周。这时候的她也活泼了一些,被博古架上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放下杯子在架子边看了起来。

     我也松了一口气,继续回到柜台前发呆。这里根本就没生意可做。想想也是,谁半夜里来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里瞎逛呢?早知道这工作会这么闲,我就下点视频在这里看了。弄得现在要在这个没有网络的小黑屋一样的地方干坐一晚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浅歌又回到了我面前。“寐歆姐姐,这里的东西都可以买吗?”

     快要睡着的我被惊醒,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是谁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所有摆在架子上的东西都是可以卖的。”

     “这样啊。那那个多少钱呢?”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那是个透明的长条形盒子,里面好像装了什么东西。

     “呃,让我看一下……”我走过去拿起盒子,触感冰凉,像是冰块儿一般,吓了我一跳。透过盒子,可以看出里面是一把看起来没什么特殊的折扇。“这扇子你看过了?”

     “……还没有。”紧跟在我身后的浅歌有些失神地盯着我手中的盒子。

     “那你想买?”我把盒子递给她示意她仔细看看,之后转身去拿这盒子旁边的小木盒。

     “是的,我想把它买下来。”浅歌也因为这冰冷的感觉而怔了一下,但她很快就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好吧,”我打开小木盒,有些担心这里面的数额会是一个女孩付不起的大数字,“它卖……三个铜板?”

     “哎?”

     不怪浅歌惊讶,连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泛黄的纸片上写得清楚:“銅板叁枚”。

     这种价钱真在我意料之外。我没好意思再对浅歌说一遍。现在怎么可能还有用铜板当货币的人?这种价钱已经不是贵了,简直刁钻。

     正当我准备告诉浅歌,这把扇子无法卖给她时,浅歌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条项链一样的东西。“用这个买,可以吗?”

     一条红绳,上面编着三枚陈旧的黯淡无光的铜钱。

     ……还真有人身上带有铜钱……

     浅歌看我没有反应,不禁有些着急:“寐歆姐姐,这一串是我爷爷留给我的护身符,虽然那些铜钱看起来不怎么好看,但是它们绝对都是真的。我……”

     “啊,可以的。用这个完全可以买下你想要的东西。”看浅歌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我实在不想难为她。“你确定要用这个护身符来买吗。爷爷留给你的东西应该很贵重吧。”

     “嗯。我只有这三枚铜钱。而且我感觉,我应该买这把扇子。”

     浅歌的回答我有些不太明白,但见她这样坚持我也就同意了。至于这串铜钱是不是真的,我搞不明白,也懒得弄明白。反正纸上只写了铜钱三枚,又没有写明是真铜钱还是假铜钱。不知怎的,我一直看我的玉老板不太顺眼,所以这种事情我才不会帮他思考。

     这就算是做成了一笔买卖?我腹诽着把编起的铜钱放到柜台上,回头看到浅歌托着透明盒子出神。

     “不打开看看吗?”我看着她的样子,感觉有些好笑,出声提醒。

     “哦,好。”浅歌这才反应过来,也跑到了柜台前坐下。

     我对透明盒子里的那把扇子也有些好奇,便盯着浅歌拆盒子。透明盒子的盒盖只是刚好盖上的,浅歌轻轻一拿便打开了盒子。这下我才有时间仔细看一下这把从我手中卖出去的折扇。

     浅木色的扇骨,坠着银色的穗子,淡青色的扇面,上面是浅浅的墨痕绘出的山水。这把折扇,会呼吸,它好像是有生命的,还散发着清冷寂静的气息。“真美……”,浅歌一边喃喃自语,一边伸出手去碰触那绘满了山水的扇面。

     “是啊,确实很美。”画上的远处是高山,云雾缭绕,若隐若现。近处的两侧则是长有松竹的堤岸,细看之下似乎还有一间房屋隐在树木的后面。而在画面的正中央则是一处水面平静的湖泊,一叶孤舟处在湖中,上面立着一个青衣人。

     水面寒冷,月色皎洁。薄雾慢慢地聚在一起,变得越来越浓重。小船在水中缓缓前行,让坐在船头的我感觉到了微微的摇晃。在白茫茫的雾霭中我依稀看到,那个青衣人立在船尾撑篙。无声无息,让人不忍心去打破这份宁静。

     每到令人产生了幻觉。

     我轻轻地放下手,感触到了夜晚的带着刺骨寒意的湖水。

     这不是幻觉!

     我霍然站起,然后突然想到这样可能会导致翻船,便僵住了。然而小船并没有受到我的影响,依旧微摇着向前慢行。我大起胆子朝着青衣人走去,直到走到了他的面前,在大雾之中我都能看起他青色长袍上的白边。但我看不清他的脸。我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什么反应都没有,应该是看不见我。

     “回去可好?已经晚了。”

     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轻轻地说道。我回头,看着我刚才坐着的地方,顾浅歌穿着一袭月白长裙,脸上带着浅笑穿过错愕的我,仰头看着撑篙的青衣人。我怎么也想不到那温柔而成熟的表情能够出现在在玉苑时的那个小女孩的脸上。

     不对。她不是顾浅歌。虽然看起来很像,但这个女子应该比顾浅歌大了几岁才对。

     我伸出手臂去碰触这两个看不见我的人。

     穿过去了。

     它们是什么……是鬼吗?现在我看到的、感觉到的都是幻觉吗?我向后退,直到退到船的另一头。几年前感受到的恐惧在这个时候加倍的涌现出来,我抱紧自己,感觉快要冻僵。

     它们是鬼……这些都是幻觉……

     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打破幻觉。打破它……

     我看了一眼身后的湖水,闭上眼睛向后迈去。然后一脚踩空,掉进冷得刺骨的湖水中。无法呼吸,睁不开眼睛,冷。感觉像是被挤压,肺里的空气被毫不留情地抽去。

     这不是幻觉。

     都要失去感觉了,还是没能离开湖水的包裹。这不可能是幻觉。

     而我就在这时被人拉出了水面。

     玉老板像是从水中拎出一条鱼一样把我拎离水面,之后万分嫌弃地把我扔在船上。他风尘仆仆的,像是从很远的地方刚赶回来。

     我咳嗽着费力地睁眼,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个人的身影。从模糊到清晰,再到我看清他绣着暗纹的白色中山装和紧皱着的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