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伍
    “那个叫顾浅歌的女孩,才是这把扇器真正的主人。”白子说这话的时候,玉先生已经起身向屋外走去。我赶紧跟上,生怕自己会被落在这里。“我的意思可不是从她买下了这把扇子起她就是真正的主人,而是这把扇子就应该属于她。”

     这种东西我懂不懂都无所谓了,只要能从这里出去就好。反正我是明白,现在强行离开是办不到了。

     “你的意思是,找到顾浅歌,我们就能出去了?”我紧跟着玉先生,向他求证。

     然而这位面瘫老板很有个性地保持沉默。还是身后的白子回答了我的问题:“当你想要操作一个不属于你的东西的时候,找到这个东西的主人并让他帮你就好了。”

     “好吧。”说了也没什么用……。我有些郁闷地摸了摸鼻子。

     脚下的路开始变得窄小而曲折,并且像是有一个斜度不大的上坡。路的两边开始出现参差不齐的灌木与杂草,远处还有繁茂的树木,让我感觉像是走在深山老林里。没有太长的时间,路就像是到了尽头。我的视线越过玉先生的肩头向前方望去,一座看起来有些简陋的院子坐落在树木之间。

     玉先生停下了脚步。我犹豫了一下,绕过玉先生走向院门。白子跟着我,手里还拿着不知何时从玉先生手里拿过来的扇子。

     走近了。院落不大,被歪歪斜斜的木桩围着;院门则是大概半人高的木门,裂着几道口子,看起来很是陈旧。我的目光很快就被院子里的一个身影所吸引——不算高的、瘦瘦小小的身影,那是顾浅歌。我绝对没有认错,即使今天我刚刚认识这个女孩,但离得这么近,她的衣服、背影、给人的感觉……都是顾浅歌。

     “这么快就找到了,倒是很顺利。”白子动作轻盈地跳过院子的围栏,回头对我眨眼。“马上就可以回去了。”

     “啊?啊!等等……”站在院门口的我下意识地去推门。半人高的木门,推起来却意外地沉,打开的时候还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白子转头看我,似乎有些惊讶。

     我跑到顾浅歌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没有反应。

     顾浅歌站的位置正好在院子里唯一的一间屋子的门口。她面对着已经打开了房门的房间内,一动不动。我看不到浅歌的表情,只好也看向浅歌看的地方。

     青衣人,白裙女。

     一人案前读书,一人榻旁刺绣。

     这是这两个人的世界。我感觉自己就像个闯入者,但我又无法主动离开。我只能尽可能地放轻、放缓呼吸,好尽量减少我那打扰了别人的罪恶感。

     再然后,我好像看到了这两个人的完整故事。

     一切好像本来就是如此。如此的安宁、平和。两个不知为何远离了喧嚣的人,在这一处山水中闲适地生活。没有任何起伏波澜,就这样一直到白裙女子衰老逝去。模样丝毫未变的青衣人守在小小的坟包前,一直到许久之后。

     我回过神来,觉得胸口堵堵的。转头看看在院子中的白子和玉先生。玉先生没什么反应;白子则盯着我,好像我脸上有人画上了一只王八。他看我回过头,便挥着手冲我笑了起来,“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我怎么知道……

     “嗯。”身后传来浓重的鼻音,把我吓了一跳,差点像猫一样蹦出去。

     顾浅歌走出来,满脸的泪痕。她从白子手里接过扇子,说了声谢谢。

     之后浓雾就出现在了我的身边,包裹着我。

     等到雾气散去,我又站在了玉苑里。

     真是……像梦一样。

     但不是梦。

     眼睛快要肿成核桃的顾浅歌捧着扇子站在我对面。玉先生坐在柜台后,正慢悠悠地摆出茶具。

     “……那个,……”我实在不知道该对浅歌说些什么。

     “谢谢。”浅歌抬手擦了擦眼睛,“谢谢叶姐姐。”

     “哎?”干嘛感谢我,我可是从头到尾基本上没清楚过是怎么回事的人……

     “嗯。谢谢你把成念卖给我。不然我可能永远都不知道、永远的错过……”

     “成念……吗。”我看向浅歌手中的扇子。

     “是的。它一直在这里等待。”浅歌小心地把那把扇子收了起来,“制作这把扇子的人是一位炼金术士,他爱上了一个普通的女子,于是便陪着女子生活在她的故乡。但是……炼金术士的寿命比普通人长了太多。于是在那位女子离去的岁月里,炼金术士一个人复制了和妻子在一起时的一切并保存了下来。而他和他的妻子就是这把扇子的主人。这些都是刚才,成念告诉我的。”

     “那你应该是他们的后人吧。”和我看到的情景差不多,波澜不惊却又让人无比的悲伤。我微笑,浅歌也一定是悲伤的,我想要安慰她,但嘴笨得不知道说什么。“……你,不要伤心……”

     “不会的。”浅歌抬着头认真的说:“我也感觉好遗憾,两个人没有能一直在一起。但是却并不会伤心,因为……我也不太清楚,但我现在的感觉是很幸福的。”

     “……是吗。”我没办法理解。

     浅歌向我道别。我呆呆地目送她走出玉苑,走进夜色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那么,现在让我们来解释一下。之后你来决定是否还要在玉苑里工作吧。”

     白子的声音从我的头顶飘来。我顺着声音向上看,就见到白子盘着腿坐在一处架子的最上面,笑着看我。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黑色卷发的正太,抱膝坐着,手里还捏着一根在夏天充满了违和感的糖葫芦。

     “好啊。”其实我已经觉得,在玉苑继续工作下去也不错。毕竟我不怕鬼,不仅不怕,反而对这些事情很感兴趣。不过解释当然要听的。清楚总比迷糊好。

     “那么,介绍一下……”白子伸手指了指身边,“他叫黑子。”

     “……”这个名字的槽点太多,我选择沉默。

     卷毛正太黑子……面无表情,给人一种他是玉先生儿子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