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柒
    醒过来时还不算晚,刚刚过了七点整。我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想起早上张艺茹打来了一个电话,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对我说了什么。不过我还是记得应该是我听着电话睡着了,现在张艺茹可能连想杀死我的心都有。为避免我到时候被她扁的太惨,我还是把电话打了回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我们将……”

     ……这该不会是在报复我吧……我举着电话微囧。因为我早上接了电话不说话就关机报复,这种事情张艺茹绝对做得出来。

     还记得上学的时候有一次忘了带东西连累着她一起迟到了一次,双双被老班骂成狗。结果这损友在之后的一周内都逃晚自习,还给门卫老大爷报的是我的名字。

     绝对是这货在报复我。

     于是我果断把手机扔开,打理了一下,准备出门先把饿扁的肚子填饱再说。

     几分钟后,我便来到了门口的巷子里。

     七点多的晚间,户外还算热闹。这里的不少人家都已经吃过了晚饭,在小巷子里散步聊天。胡同口的附近有几处小摊贩,卖一些小吃之类和馒头、卤肉。我走到靠边的一家摊子上点了一碗米线,刚付好钱就听到有人在身后叫我。

     “小歆?”

     我“啊?”了一声,转过身,就看到明老先生提着一兜馒头凉菜站在我身后。

     “哎呦,果然是你这丫头。出来吃饭呢。一个人住不好做饭吧?来我家,你明婆婆烧了甜粥,我这儿买些菜回去和老朋友吃,你也一起来吧。”

     “呃……那个,我等一下还有事,就不去打扰你们了。”我笑着回答,明老先生和明婆婆都对我很好,见我一个人租住在这里便很照顾我。我总觉得被这两位老人家时刻照顾着有些不好意思,更何况我前两天没听明老先生的劝去了玉苑,现在再面对他时心里就不禁有一点虚虚的。

     明老先生听我要拒绝,便瞪起眼睛作出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大晚上的你还有什么事呀。丫头你别不好意思,多来陪陪我们老两口不也挺好的。”

     “不是……,明爷爷,我是真的有事的……”这要怎么对明老先生说?难道要告诉他我已经在玉苑工作了,而且还算是稳定了下来?这么说的话明老先生肯定会生气……

     就在我纠结的时候,明老先生又说话了:“我说丫头,要是你真有什么事,最好也跟我说一说,你明爷爷虽然人老了,但好歹也有可能帮上你一点。”

     “……真的没什么事的,我……只是在玉苑找到了份工作而已。”我决定还是把我在玉苑工作的事情告诉明老先生。老先生待我这么好,我真的不想骗他。虽然现在他可能会对我的这个行动不高兴,但是我可以告诉他我的工作很轻松,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也许会好一点。至少要比我现在骗他要好。

     “你这丫头!”明老先生好像比我预想中的还要生气“我都告诉过你了,别去玉苑那个地方。那个地方邪乎着呢,要真是个好去处我会拦着你不成?”

     “哎?”听这话明老先生似乎知道点什么……

     “麻辣米线不放香菜一碗,谁的!好了。过来拿!”小吃摊子的老板冷不丁的吆喝了一句,声音大得像打雷。我还在想着明老先生的话,半天才反应过来去端米线。不过此时我的心思早就不在这碗香气诱人的米线上了,而是想着怎样才能让明老先生把他知道的事情告诉我。

     于是我从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的老板那里端到米线后,顾不得把它放到桌上,先蹭到了还没走的明老先生面前。

     “明爷爷,我……”

     “丫头。你是不是觉得我知道这玉苑的事,想问点什么。”

     得,还没来得及说就被看穿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了一下头,“是的。我刚刚在玉苑工作了一次。虽说是夜班,但是基本上没什么事情做,还是很轻松的工作呢。而且工资很高……”越扯越远了,我赶紧停下,顿了顿,“我不太明白明爷爷你为什么不想让我去玉苑。您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

     我觉得明老先生沉默了好久,最后在我觉得不会有答案了的时候终于叹了口气,答应了。

     “你想知道就告诉你吧。”明老先生摇了摇头,就近拉过一张凳子坐下,“我本来就没想让你知道什么玉苑的事。但现在看来不让你知道对你太不公平……”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让明老先生把玉苑的事情告诉我。我终于能放下手里的这一碗米线,让我的手指从高温的碗上拿下来。吹着现在才感觉被烫得很痛的手指头,我坐在了明老先生的身边。

     “丫头。我不知道你对着玉苑了解多少,但我知道的并不多,就连玉苑到底是干什么的我都一直不清楚。但是玉苑老板招人打下手这件事我可是知道,而且经历过不止一次。我现在虽然老得不中用了,但所有我知道的这些事情,我都记得清楚得很。”

     “我很早以前就听说过玉苑。早到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年轻呢。二十出头,刚和你明婆婆结婚不久,在厂区工作。我有几个同事,跟我在一个车间工作,岁数也和我差不多。我们关系不错,逢年过节或有什么开心事,都会聚在一起聊聊天,喝上几杯。”

     “有一个同事,姓童,也就比我小那么几个月吧,干活不太老实。这人懒。厂区里的工作做起来累人得很,他就能偷多少懒就偷多少懒,做出来的东西自然也是差强人意,弄得领导对他没什么好印象。后来嘛,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传起来的话,说是这小伙子工作太差,要把这饭碗给丢了。你还真别说,没过两天这人就被叫去谈话了。回来看着脸色不好,一问就知道,领导说了,再给他一个月的观察期,再这样下去就别在这儿了。”

     “那时候厂里的工作虽然累,但是那是铁饭碗啊,谁想丢了呢。于是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姓童的小伙子狠给自己灌闷酒,劝都劝不住。后来要回家了,他醉得东歪西斜的,却就是不让人扶。我们当时也都年轻,看他那样子还认得回自己家的路,也就让他走了。”

     一段故事讲下来,听得我直打瞌睡,忍不住问明老先生:“您不是要讲和玉苑有关的吗。怎么半天了也没听到点玉苑的影子。”

     “哎,急什么。”明老先生不慌不忙,“哪个故事没有点开头呢,更何况你这丫头听的还是过去的老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