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壹拾壹
    “哈?我应该知道吗?”我真没听说过啊。

     白子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仰头看着我,眼神像在看白痴。“你语文课是猴子教的吧。”

     “好过分……”在满分150的语文考试中分数从没上过三位数的我顿时感觉膝盖上中了一箭,不过还是无理力争“连你都会用手机,我古文不好又有什么!”

     “啊,也是。你智商太低也不能怪你……”白子笑得很宽容。

     “喂!”

     “……所以,你自己看呗。”

     “哎?”

     白子低头,示意我往铺子里看。我凑过去向外瞅,发现这里正好能看见店铺的中心位置。店面里全是冰,地上,桌上,天花板上,到处都是冻结的痕迹。空气里结出的冰凌一个挨一个的连了起来,从天花板开始连续地垂至地面,形成贯穿整个房屋内部空间的巨大冰柱。我刚才所坐的位置就在冰柱的内部,大概正巧是在最中心。

     我想看看徐先生的情况,不过冰柱阻挡了我的视线。我只能看见那里的冰,一团带着一点浅蓝的白色,看起来就是一块儿固定在空中的发光固体。

     我盯着冰团盯到眼晕,那浅蓝的白色都开始在我的视觉中流动起来了。

     不对……怎么会流动?

     在我的视觉中,流动的白色充斥了我的全部视野。而在白色的中心,一点似乎微微泛黄的画面在我的面前展开。

     朦胧的感觉下,我只觉得身边的白子起身离开,说了一句我没能听清楚的话。在这之后,我就彻底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只能看着眼前的画面,就像被迫观看一部电影一样。

     画面展开……

     最初被我看见的是一片浓郁的墨色,阴沉的云遮满了视野,别说月亮,连一点星辰的碎屑也没能遗落下来。不远处好像有一点光,模糊不清,只能让我把四周植物的剪影与夜幕分辨开来。没有人,没有响声,植物的影子们微微摇动,我却听不到一点风的声音。

     忽然,灯光动了动,向着我的方向移了过来。我仅仅地盯着那处灯光,看着它变得越来越大,从一个点变成一团球。之后终于有一个人出现了。

     一个人头。从我的视野下方冒出来,扎着发髻,看起来像是个古人。他是个中年男子,看上去很是儒雅,颇有书卷气。他的表情像是很惊讶,盯着我,半晌向着我伸出了一只手,掩盖了我能看见的所有画面。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视野里又出现了画面。

     还是个夜晚。不过不起上次亮了很多,不知道是因为天上的月亮还是因为四周的火光。我看到了上次的那个像是个书生的人。他须发乱糟糟的,眼睛里满是血丝,看着有些吓人,我差点没认出来他。视线切换,我看到了四周举着火把的人群。他们站在我的周围,有些还骑在马上,他们的手中都拿着兵刃,在跳动的火光中和他们身上的甲胄一起映出金属色的冷光。

     有一个骑在马上的人指着我喊了句什么。之后四周所有的人都等待着。我什么都听不到,也看不清那些人们的表情。他们在等什么?他们想干什么?

     不过几分钟之后那个骑马的人又有了动作。

     他用手中的刀遥遥的指着我,挥了下去。

     周围的人都动了。

     无数的寒光扑面而来。

     我的视线也动了起来。迎着飞来的刀刃和一张张狰狞的表情,在他们接近的最后一刻,他们变成了折断的刃与飞舞的猩红。

     我感觉头晕,却无法拒绝这些画面。

     终于,在我再也无法忍受的时候,画面暂停了一瞬。苍白、墨黑、暗蓝、灰银、暖橙、猩红……各种颜色在视线的快速移动中变成了模糊的色块儿。最后一张出现在我视野中的画面就是那个书生一样的人的面容,在画面里一闪而过。在之后,画面就只剩下了愈来愈浓烈的红色,一层层的覆上来,让我的视觉归于黑暗。

     ……

     ……

     “…喂…,你还好吗?”

     好像有人在摇我的脑袋,我的头更晕了。

     “快醒醒、快醒醒!客人都被你吓跑啦!”

     什么鬼……头好疼啊……

     我揉着太阳穴睁开眼睛,发现我坐在玉苑店铺里的一张椅子上,头靠在木制的椅背上,被硌得生疼。

     “哎?醒啦!”白子的脑袋从一个架子后面冒了出来,我看到他把一个什么东西扔回了房间的角落里。

     “你拿的是什么?”

     “什么都没有~”白子对着我比出两只剪刀手。

     “……你刚才拿的是什么?”

     “哦……”白子默默转移了一下视线,之后小声“鸡毛掸子。”

     我盯着白子。

     白子望天…花板…

     我继续盯着白子。

     “咳咳、主要是你刚才一直晕着,怎么叫都叫不醒。然后我觉得应该把你叫醒比较好。所以我就把你叫醒了。”

     “鸡毛掸子?”

     “……我就是想你要是再不醒的话,我就用它挠你痒痒……”

     “……”我不想理这个小破孩儿了……

     不过这一次,我好像又莫名其妙的掉进了一个幻境里,还害得自己晕到现在。难不成只要有客人来买东西我就会看到奇怪的东西不成?

     “白子,你知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我怎么可能知道。原来来这里做工的人可从来都没发生过奇怪的情况,像你这样一连两次的我以前见都没见过。”白子算是发了好心,给我端来一杯茶。

     “是吗……”我低下头,感觉自己好像想起了什么,却总是说不清到底是什么。看来我是个灵异体质,无论怎样都改不了了。

     “你和我躲在帘子后面的时候,突然就晕倒了。吓了我一跳,还以为你是被冻晕的。”

     “我晕了?”我想起我看到的那两段诡异画面,向着白子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那真是的、抱歉。”

     “算啦!也没什么大事,买卖进行的也不错。”

     “结果呢?”我好像明白了什么,迫切的问白子。

     白子看着我,用一只手臂支着下巴:“徐先生买下了寒月刃,用的也确实是真正主人的买法。”

     “所以,现在呢?”

     “没事啦。你也快该回去了。”

     我想起了金乌骨,指着衣襟:“这个怎么办?”

     “就当是奖金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