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贰拾柒
    门打开。看清敲门的人之后我愣了一下。

     在玉苑半年,我见到的顾客也不算少了。各式各样的人,善良的、心怀鬼胎的、懦弱的、强势的……。在玉苑里,如果不是对的人来买走对的东西,那么价钱就会飙到一个对那个人来说的天价上。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会强行买走,但还是会有丑恶嘴脸的人。

     在我的印象里,这样的人就有这么一个。眼下,这个挺不招我喜欢的人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一头有点乱的黑发,瘦瘦的像竹竿一样,裹在驼色的大衣里。整个人都有着一种陈旧却干净的气息,很柔和,除了眼睛。平平常常的黑色双眼,眼生却像刀子一样刺人。难怪我一直都不喜欢他。一个多星期前强行买走了一对玉手镯,这次不知道又是为了什么。

     “不打算让顾客进门吗?”

     “……不敢。”愣在门口的我反应过来,顿时便气呼呼地走回了柜台后面,装作看电脑,眼神却追着竹竿在店里打转。这个人,我总是觉得他不像个好人,自然是要盯紧点儿。

     竹竿走到一排架子前,捻起一支白色笔杆的毛笔,盯着看来看去像是很感兴趣的样子。之后他又放下毛笔,踱着步子走到另一排架子旁,捧出一只茶壶。

     “老板。”

     我低头盯着电脑,不想理这个莫名让我讨厌的人。

     果然静了一会儿……

     “老板?”声音炸然从我的头顶上响起来,把我吓了一跳。气势汹汹地抬头去看,只见竹竿捧着茶壶看我,见我瞪过来便微微笑了一下。我还是不怎么买他的账,但是看着这人的眼神也没有勇气跟他掀桌子,只好就这么看着他,看他想干什么。

     “这茶壶多少钱?”

     “自己去看盒子,跟上次一样。”也不知道上次这人是怎样就突然搞到那么多钱的。虽然玉先生说无妨,但我还是很介意。

     “哦,”竹竿没有想离开的意思,把捧着茶壶的手又抬高了点儿“那如果我不小心把它打破了呢?”

     “啊?”我一惊,刚想说的话被卡在了嗓子眼儿里。

     竹竿的手就这么斜了过去,茶壶顿时落了下去。深色的茶壶,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材质,但是这么一摔,吓得我什么都忘了,愣愣的看着。

     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一只手,稳稳地把茶壶接住。白子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接着茶壶站在竹竿对面。“不小心?”白子还是一脸笑着的表情“客人可要小心一点,不然您也这么摔一下,断胳膊断腿事小,要是出人命了小店还怎么做生意啊。”

     竹竿不理他。

     白子突然就变了脸色,看着我想要说什么。我不知道他怎么就突然这个样子,还没有所反应,就看见白子的身影像烟雾一样变淡散开不见。我吓得叫都没有叫出来,撑着柜台看那烟雾散尽,一颗雪白无瑕的围棋棋子伴着那茶壶一起摔在地上,深色茶壶一下子就摔成了粉末,白棋子静静地落在那里。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算是彻底被吓傻了。看见竹竿俯身去捡白色棋子,我虽然还不清楚到底是怎样,但也翻过柜台去跟他抢棋子。

     不过显然,有人动作比我们都快。网格棋盘瞬间铺满了我们的脚下,我进入了一处奇异的空间。

     脚下是一个棋盘一样的大地。无数的黑色直线横横竖竖地相交在浅米色平面上。头顶则是一片黑色的混沌,什么都看不见,只有漆黑一片的深渊,让人心慌。我站在一个线条的交点上,想迈出步子却发现无论先后左右都动弹不得。

     竹竿在我不远处,想来他应该也是动弹不得的,不过他倒是悠闲,平淡的打量着四周:“天圆地方,定万世局。厉害厉害,到底是几百年的镇灵之物。”

     “什么啊,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向着竹竿吼。不知道他干了什么,肯定不是好事。我不知道白子怎样了,很是着急。

     “我可没想干什么。”竹竿盯着我,尖锐的眼神居然让我觉得有点心虚的感觉“我只是个顾客,不小心手滑了一下也没酿成什么错。这样看我干什么。”

     “你……狡辩!白子他为什么会那样?你对他做了什么!”白子虽然不是人,但我已经把他当朋友了。这个时候又想到白子像烟雾一样消失的情景,不由得心便揪了起来。

     竹竿不回答,侧着头像是在想事情。

     “他没什么大事。”黑子的声音突然就在我耳边响起,我回头却什么都没看到。

     “……黑子?”我小声。

     “别说话,帮我下一盘棋。”我还是能听见黑子的声音“直接对抗我一个不是这个人的对手。所以我需要用这个棋界来对付他。白子被这人下了个封印,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帮我们了。所以我要你帮我一下。”

     “怎么帮?”我继续小声的说,把声音压得很低,害怕被离我不远的那个竹竿听到。我偷偷瞄他,看他正似笑非笑地看向这边。我连忙转身,也不知道他听见了没有。

     而黑子的声音仍旧在我耳边说着:“这个地方是棋界,若我和白子都在,在这里我们就是无敌的。现在白子不在,我需要和那个人在这个世界里下一盘围棋,我是黑,他执白。而你没有下棋的能力,所以只能当棋子。”

     “所以我现在该怎么办?”我有些着急。

     “什么都不用做。你和这屋子里的所以其他的东西就是棋子。我和这个人下棋,他输了就走不了了。”

     我点点头,又有些犹豫地问:“要是他赢了呢?”

     “那是不可能的。”黑子的声音很平常,听不出自负自大的语气,但说出的话却骄傲至极。

     我不再说话,但是表情已经出卖了我内心的不信。但黑子却并不在意:“因为没有人能在棋界里赢我和白子。”

     “所以,如果你输了会怎样。”算了,黑子在为人处世上就是个小孩子,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输了我就彻底没什么抵抗能力了。而且所有输掉的棋子都会归他所有。”

     “啥?!”我声音一下子就大了几倍,随后想起竹竿还在又缩缩脖子“那你还让我当棋子!”

     “没什么,毕竟我输不了。”黑子相当淡定“而且我估计他的目的是玉苑里的这些物品。看来这个人是打算来玉苑抢劫了,不过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听来棋界的规则的。等下赢了他倒是要把他带到先生那里好好问一下。”

     黑子这么一说,我想想也是。这个人上次花了大钱卖了本来不应该是他的东西,这次来想是连钱也不想出了,直接开抢。于是赶紧告诉黑子:“就是他,他就是上次我说的那个花了大钱买走东西的那个人。”

     “果然是这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黑子说这句话的同时,棋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切好像都明亮了起来,我打量周身,脚下踩着的没有变化,四周虽然越来越亮但仍是没有边际。唯有头顶上的黑色虚空有了变化,它开始变白,变出日晷一样的纹理,正中心伸出一根长针,在光亮中把影子打在一格刻度上。现在天空就是一个倒扣下来的半圆日晷。

     如果说方才的棋界是夜晚,那么现在的棋界无疑就是白天了。

     我看到竹竿的身影在我的视线中慢慢变淡,就像是被传送到了某个地方。我再看不见他。与此同时天空传来黑子的声音,大概我和竹竿都听得到:“来下一局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