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贰拾玖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就这么飞了出去。在飞出去的那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五彩的光环在整个棋界上像霓虹灯一样闪烁,美丽极了。

     不过我马上就没了欣赏美景的心情,高速的飞行让我紧紧地贴在玻璃壁上,骨头压在上面生疼。而这棋子里面还十分光滑,连个让我把自己定在某个地方的可能都没有。我也不知道这是要飞到哪里去,只好提心吊胆地尽量吧自己缩成一团,希望这样可以减少落地时的撞击的伤害。

     分崩离析的棋界碎片在我的身边飞舞飘散着,白色与格子纹路的碎块儿呼啸而过。在碎片的缝隙中我看到四周的一切都是茫茫黑色,像黑洞,把所有的光都吞噬。

     不过很快,飞舞着的碎片便停了下来,唯有我所在的棋子带着我朝前飞行。似乎除了我之外所有东西的时间都静止了。

     没有任何声音,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飞出碎片们的包围,独自向黑洞掉去。

     我回头看那些碎片,它们仿佛突然有了意识与思想,开始飘动着聚集在一起。它们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大海里的一群小鱼,聚在一起游动。渐渐地,我发现它们正在一点点地融合在一起,重新把棋界组成出来。

     很快就有一大半棋盘出现了。但是那种五彩的光环突然就在拼好的棋盘上闪烁了一下,原本拼好的棋盘一下子就又散成了无数的碎片。即使碎片还在不停的拼接,而那光环也是越来越弱,但我还是能看出来,那光环很大程度上拖慢了棋界恢复的速度。

     不过这个时候我好像应该先管管自己的情况。我飞得离棋界越来越远,那偌大的、原来我根本望不到边界的棋界现在在我看来就像一块儿披萨饼一样大。不过这块儿正在从十二寸变成六寸的披萨看样子马上就要拼好了,而且那五色光环也没有再出现。我看着六寸披萨急速变小,有点害怕这一片黑色中唯一的一点白就这样消失。我也不知道棋界到底拼好了没有,因为这里太远,我已经看不见棋界周围散落的碎片了。

     就在棋界终于在我眼里成为一块儿曲奇饼干的时候,我突然被一股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力量抛了出去。这次不是我和棋子一起了,只有我,从挨着玻璃壁的地方直接滑过棋子的中心,撞在另一头的玻璃上。

     “嘶——”我揉着撞到的胳膊猛吸了一口凉气,之后又不受控制地撞上了身后的玻璃。

     就在我想会不会撞死在这里的时候,我发现眼前的曲奇饼干变大了。我正在以一种不亚于飞出去时的速度飞回去。

     太好了。我还以为会丢在这破地方呢。

     我顿时有了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心里紧绷着的那点儿情绪瞬间就放松了下来。

     可是还没等我放松多久,我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没错,是什么都看不见。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在一个没有任何光的地方待过,但是我现在就在。上一秒钟还在盯着棋界那个光点,现在就什么都看不见了。真的,这种漆黑不是黑暗。不是有月光存在的夜晚,还能看到重重的影子;也不是你紧闭双眼,那样你还是能够看到无数的像是光点一样的东西。它就是纯黑色,就算你努力做出睁大双眼的动作,并且把手伸在自己的面前,你能“看见”的还是一片纯黑色。黑得让你怀疑你根本就没做睁眼这个动作。

     一个人同时没有视觉和听觉时的时间就会变得特别慢。慢到让人想发疯。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所以当我感觉到光亮的时候,我用手死死地捂在双眼上。说不出是哪里发出的光,觉还是让我感觉很难受。

     又是很长的时间,我才敢把手放下来。

     让我惊讶的是现在居然还是晚上,而且我还被困在黑色的棋子里。黑子与白子那两个家伙都不见了,我被竹竿托在手心。竹竿对面站着一个白衣身影,不用说,我也知道那是玉先生。

     竹竿被玉先生拦在玉苑的门口也是不在意的样子,低着头看手中的棋子,或者说是在看我。他抬起另一只手,用食指在棋子上敲了敲。一颗银色的星星被打了进来,直接就挂在了我的一缕头发上。如果不是时候不太对,我肯定会高兴多了这么一个好看的发饰。不过现在……我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摘下来,就发现自己浮了起来,像是不再受重力牵制一样飘在半空中。

     “这是什么?”我看着竹竿,不过他并没有说话,只是朝我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他看着对面说了些什么。

     这时我才发现我仍然听不见。我只能看着竹竿和玉先生在说话,两个人都是淡定型,不对玉先生是面瘫型,全都一脸淡定像是在背论文一样。我没办法从他们的表情中看出他们谈的怎么样,也不会读唇语,更无法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

     所以在我的感觉里,他们就是本来谈得好好的,结果这个我一直都不是很待见的竹竿就突然把他手里的棋子用力扔到了半空。这绝对是报复!这脑残是忘了我还在棋子里吗?!

     我以为我还会被惯性拍在玻璃壁上,结果我发现我还是悬浮在棋子里。一旦我向着哪个方向偏移,就会有一股柔和的力量把我推向棋子的正中心,让我悬在那里。这下我算是不会再被撞在玻璃上了,但是这就是枷锁。我没办法改变我的位置,连向着自己想去的方向移动都做不到。我被没有实体的枷锁定在了这个位置上。

     真是麻烦。我慢慢地尝试着转动身体,在没有重力的感觉中做动作果然是比平时难了好多。不过还好我转到了一个能够看到下方的视角。

     下面本来相谈淡定的两个人打了起来,估计是在我被扔上天的时候开始动手的。

     本来,按理说,飞得这么高的我是看不清下面人的动作的。但是发丝上挂着的银色星点冒出了一层薄薄的银光,附在我眼前。我的视线不仅没有变模糊,反而能将下面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竹竿身边跳动着无数的彩色光点。鲜艳的正红色,稳重的深金色,灵动的浅蓝色,幽亮的碧绿色,还有耀眼的灰银色。五种颜色的光点在竹竿和玉先生的周围跳动,组成各种符号图案。有的是一把剑,迎面便劈向玉先生;有的是一杆长枪,向着对方挑刺过去。还有各种我叫不出名字的武器,全都杀气腾腾冲着玉先生打过去。

     而玉先生手里则没有任何的武器。不过他虽然空着手,动作很干脆。每一个向着他砍过来的光点武器在伤到他之前就会被他用手指点在一个点上。说也奇怪,明明是看起来都一样的地方,被玉先生用手点的那一点一定就会是最弱的一点。所以就算是竹竿的攻击看起来声势浩大,被围攻的玉先生也是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保持着面瘫的表情一步步走向竹竿。

     我估计这样下去竹竿至少是赢不了的。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