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这一家人呐
    “七月你来了。”安华成眼一抬,忽然愣住了,“你脸上怎么了?被打了?”

     “没有,我自己摔的。”安七月睁着眼睛说瞎话。

     “......哦。”安华成不知想到什么,朝里面看了一眼,竟然也不说话了,点点头,转身进了屋里。

     他可是知道安雨生平常的小动作,知子莫若父,再说安雨生欺负安七月也从来没有费心遮掩,安华成不是傻子,自然隐约知道一些。

     只不过每一次都当不知道而已。

     显然,他这次又以为是安七月被安雨生给揍了,只是心里不免嘀咕着,这臭小子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下手这么重!

     安七月自然不知道安华城心里嘀咕什么,乖顺的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

     此时饭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安奶奶安雨晴姐弟已经坐在了桌前,安奶奶正在给安雨生盛饭。

     “七月还没吃饭吧?坐下一起吃吧。”其他人自顾自的吃饭,安七月没人理睬,安华成原本坐下了,又有点尴尬的道。

     杜鹃油腻腻的手随便在围裙上擦了擦,冷哼一声坐在了桌前唯一的一个空着的椅子上。

     这下气氛就尴尬了。

     当然这只是针对于安七月来说。

     如果是以前那胆小懦弱的安七月,只怕此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再不然也会夺路而逃,然后再找个无人的角落独自舔伤。

     “我,就是过来说一下,前几天因为复习功课我住在苏小草家里好几天没回来,让您担心了。”安七月却好似完全不觉处境的尴尬,小声道。

     “什么?你好几天没回来?”安华城皱起了眉头,再加上安七月脸上的伤,安华成刚想开口,却被杜鹃碗筷重重放在桌上的声音打断了,“饭菜都凉了,有什么话吃完饭不能说吗?在这杵着给谁看呢!”最后这句显然是对安七月说的,想到厨房还有汤没端出来,杜鹃经过安七月身边的时候装做不经意的撞了她一下。

     她的本意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老公和婆婆在一边她也不好做的太过,却不想这一撞,安七月手上的可乐没有拿稳,她惊呼一声,手中的可乐一股脑儿的都倒在了杜鹃的衣角和裤子上。

     “天啊,你这死丫头!你手上拿的什么?我的新衣服!”杜鹃气急败坏的推了安七月一把,忙从桌上顺手抽了几张纸出来衣服上裤子上一个劲儿的擦,眼里溅出火花,恨不得吃了安七月。

     “新衣服?”从进门开始就没有看过安七月一眼的安奶奶,她视线下意识的落在了杜鹃的身上,先是确定了杜鹃身上的衣服确实以前没见她穿过,待杜鹃手指上那白花花的东西划过她的眼帘的时候,安奶奶眉头一皱,呼啦一声,直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华成媳妇,你手上那东西是什么?”她直直盯着杜鹃的手指,恨不得把她的手烧出个洞来。

     杜鹃浑身一颤,顺着安奶奶的视线落在自己的无名指,“没,没什么,”她下意识的把手背在了身后,暗道一声糟糕。

     坏了,戒指忘记藏起来了!

     杜鹃不禁暗暗叫苦,背后在身后的双手企图把钻戒摘下来,可惜她的手指太胖戒指又太小,甭管她如何使劲儿,那钻戒就和长在她手上似的,真么拽都拽不下来,直把杜鹃急的满头大汗。

     安七月在杜鹃身后,清清楚楚的看见她这番丑态,垂下头,勾起了嘴角。

     耳边响起安奶奶气急败坏的声音,“把手拿出来!那是什么!”杜鹃则还在顽强抵抗,“没什么,真的妈,真的没什么......”

     “奶奶您看错了吧......”

     知道内情的安雨晴和安华城自然也慌了,都想要替杜鹃遮掩,只是越是遮掩安奶奶越是确定了刚才不是自己眼花,索性来到杜鹃面前,推开想要和稀泥的安华城,又一眼瞪开安雨晴,强势的一把拽过杜鹃的右手,“让我看看你这是什么?好哇!”她的声音凭空拔了几个高度,带着股狠厉,“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啊?”

     杜鹃手指上的戒指就像一把尖刀,而钻石切割平整的各个切面带出来的白光则似无数把尖刀直直朝她飞射而来,刺的她眼睛生疼,“这个钻戒是哪里来的?谁买给你的?”

     在场的人都不敢说话,只有安雨生若无其事的翘着二郎腿儿,吧唧吧唧的吃着碗里的饭菜,那无比惬意的样儿惹的安雨晴嫉妒的瞪了他一样,他察觉到安雨晴的目光也毫不犹豫的还了她一个白眼,两人你来我往的又有要掐起来的架势。

     “说!这东西哪里来的!”安奶奶狠狠盯着杜鹃,惊的她下意识的往安华城身后躲去。

     安华城叹口气,“妈,前几天不是杜鹃她生日嘛,我想着她辛苦了大半辈子,我就......”

     “杜鹃!你这个浪蹄子,你竟然用我儿子的钱去给你买钻戒!”安华成的话还没说完,暴怒的安奶奶就给了杜鹃一个巴掌,杜鹃“嗷”的一声,先是不可置信,紧接着跌坐在地上痛的眼泪鼻涕都流了下来,泪声俱下的控诉这这么些年她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

     安七月无声的笑了一下,甚至连她什么时候走出房门都没有人注意。

     接下来,安七月已经没有兴趣再看下去了。

     其实从一开始,安七月就是在设计杜鹃。

     安奶奶年轻丧夫,早早没有丈夫又要抚养孩子,让她的个性渐渐被迫的变得强势起来,加上杜鹃能进安家的门几乎都是靠的她,所以这么些年杜鹃从一开始的刻意讨好,到后来不知不觉的顺从,她已经习惯了安奶奶在这个家里的地位。而安奶奶的身上有着农村妇女特有的美好品德--那就是节俭。她不喜欢尹秋水,自然对安七月也视而不见,甚至对这个家里的所有人都是吝啬中带着点刻薄的,这其中包括她自己也是。

     当然,她的儿子和孙子例外。

     这个家里,除了安华成和安雨生之外,其他三人不仅不能随便买身衣服,就连餐桌上吃的,她们都几乎只能先吃完上一餐吃剩的饭菜才能去夹新炒的菜,这一点上,安雨晴是非常的嫉妒安雨生的,这从两人平常动不动就掐架这一点就能看出来了。当然,生日嘛,这家里除了安华城和安雨生父子两,其他人自然也是没有资格过生日的,更别说安华城还因为杜鹃生日而送了她一枚钻戒!

     原本安华城这个民政局的办公室主任是如何也养得起杜鹃的,可惜杜鹃总觉得在家里呆着不得劲,就偷偷的去一个商场做了保洁员,对外也只是对人家说她儿子是个小小的职工。

     没文化,作者商场最苦最累的活,拼死拼活一个月也才一千八。

     在商场上班,她自然偶尔会从珠宝专柜经过,知道那明晃晃的柜子里那些名叫钻石的东西老贵老贵了,有些甚至她几辈子都赚不回来!

     想必安华城买这个钻戒给杜鹃的时候就叮嘱过她不要让安奶奶看到,而杜鹃前几天确实也忍住了,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拿出来欣赏,可女人爱美的天性是遮都遮不住的,珠宝的诱惑力更是杜鹃抵抗不了的,想着反正婆婆白天不在家,偷偷戴一下也没什么把?

     哪知道今天刻意被安七月拖着,到了六点的时候才想起去做晚饭,急匆匆之下就忘了摘下手上的钻戒,而刚才被安七月手中的可乐泼到,手上来回闪耀的钻戒自然也就被安奶奶注意到了。

     安家此时简直就和捅破了天一样乱成了一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