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掌门弟子搬家
    黄昏时候,终于到了“放学”的时间了!

     楚心去找黄小豆时,就见他整个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

     她走过去,见他睁着脸看她。一种奇异的违和感袭上心头。

     “学会了吗?”她问。

     黄小豆麻利的从地上跳起来,道:“我练给你瞧瞧?”

     楚心看看天色,摇了摇头,道:“快去吃些东西吧,一会儿我们要去山门前接班了。”

     黄小豆一脸不情愿,“不会吧~练了一天了,还要去守大门啊~”

     楚心直接走在前面,道:“去那儿我再看你今天的拳法练的如何。”

     黄小豆哀嚎着跟上。

     又是晚霞漫天的时候。飘邈殿前广场传来一阵打拳的吆喝声。

     在殿顶打坐的丰千仇扬了扬眉毛,慢慢睁开眼,转头去看。

     “这样?这样吗?”黄小豆一身普通弟子装,在殿门前比划着拳脚。

     楚心背着手站在一旁,摇摇头,道:“动作要放开,跨再下蹲些,手抬高!”一副训斥的架势很是有模有样。

     黄小豆努力的想让自己达到她所说的要求,憋得脸通红。

     楚心却还不满意,“好了,你看我练一遍,你跟着一起。注意我的动作。”

     黄小豆收了拳脚,连连点头。

     接着楚心从起势一直打完整套拳,行云流水,毫不拖沓。

     丰千仇都看的轻点下头,再看自家徒弟,真是前不搭后,左脚踩右脚,胳膊都快拧成麻花了,简直不忍直视!好在这小子没把掌门弟子服传出来,要不然还真是丢脸。

     黄小豆却不自觉,他是真的在认真学。以往打过军体拳和太极拳,虽然学校教的都是花架子,但也有点武功的意思不是?

     只可惜这里的拳法只是总体有一个名称,分节却是“一二三四”这样命名,很不好记。到后面黄小豆只能用自己的死记硬背套路,就像现在,他先给自己设立一个假想敌,然后一步步来:弓步打脸!旋身打脸!跳起侧踢!……

     如此一步步,几次下来竟然让他记下了一整套。虽然动作不是很准确,却也让屋顶上的丰千仇很是欣慰了。

     这时却有人悄然落到房顶。

     丰千仇未回头,问:“何事?”

     那人一身黑衣,下拜后道:“禀告掌门,各峰长老请您去墨马峰下议事!”

     丰千仇身子一顿,“可是有动静了?”

     “有些不太明显的迹象,正想请掌门过去确认。”

     “好,我这就过去。”

     说完,丰千仇最后看一眼自己的笨徒弟后,起身,两人便凭空踏云而去。

     晚上,凤凰居里果然冷冷清清,师父的阁楼上静悄悄的,估计是并未回来。

     雪球的尸体还在黄小豆给它缝制的小床上。现在天凉,尸体还没腐烂变臭,不过也快了。

     “是我蠢,害得你走的那么痛苦。”黄小豆轻抚那柔软的皮毛之后便仰躺在床上,累了一天了,不一会儿就起了微微的鼾声。

     天蒙蒙亮的时候,有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凤凰居。

     打头的正是花花子,之后是两位哑巴师兄,后面跟着莲动、芙蓉以及楚心。

     莲动面色不愉,侧头小声和一旁的芙蓉道:“还真是当我们玉璋台为寄养所了吗?”

     芙蓉面容沉静温和,小声回他:“师哥快别这么说,掌门定有难言之隐。更何况,师父昨晚的话有些不对劲。”

     “师父的话对不对劲,和掌门徒弟住在哪里有什么干系?”莲动还是不太高兴的样子,眼角扫了一眼跟在后面的楚心。当初他本以为她会成为他们的同师小师妹的。没想到竟然去了御剑台,真是白白浪费了一身的好天赋!

     芙蓉不似在答话,有些像自言自语的说:“或许……他会知道些什么。”

     莲动看看她,没再说什么。

     几人被留在前殿等候了。

     过了一会儿听到后殿那边明显有吵闹声。守在前殿后门的哑巴师兄却不让他们过去。

     又隔了些时候,花花子拖着两眼红红抱着包袱的黄小豆从后殿走了出来。最后面的哑巴师兄帮忙抱着被子行礼。

     花花子嘴不闲着,道:“本来就是活不长的,你有什么好愧疚的?你若想要,我那有的是,下次我再送你一只!”

     回头看黄小豆仍是一脸难过,声音有些没力气道:“再送也不是雪球了……”

     “哈?我保证,和你的雪球长的一模一样!”

     “那也不是雪球了。你养那么多兽佣,难道你不懂吗?”

     花花子站在院中,看着黄小豆,一时不知自己该懂什么。只好说:“我只知道弱的、活不长的,就要舍弃,给那些强的壮的空地方、省资源。”

     “你不给它活的机会,你怎么知道它活不长?”狡辩抬杠黄小豆正式上线……

     花花子不像丰千仇会耐心和他讲道理,而是直接指了指后殿,道:“我给了它机会,它活下来了吗?”

     黄小豆一时被堵得没话说。这个话题明明没他什么事,可就是无法辩驳。

     花花子忽然上前一步,他比黄小豆矮,就那么抬着眼看他,低声道:“你不觉得你就是那只白色的造梦兽吗?只是掌门更早意识到他的怜悯会让你腹胀致死,于是打算把你送回人群,与同类争食才能强壮!”他似乎觉得仰头有些累,便退一步,又道:“兽群就是这样,只有自己拼尽全力抢到资源的,方可强壮,才能长命,那些羸弱、单独圈养起来的,养尊处优只会让其越来越弱,失去生存目标,最后仍旧是最先被自然淘汰的那个!”

     黄小豆定定的看着他,是无声的倔强。

     花花子被看的不自在,就瞪了他一眼,道:“快走吧,玉璋台的住处紧张的很,还是你师父用允许玉璋台扩建的批文才在扶桑老头那给你争取到一个床位!”

     到了前殿,黄小豆很意外来了这么多人。慌忙回身拭了拭眼角,顺便接过身后哑巴师兄手里的行李。

     楚心见他进殿,便迎了过来,本是要接那个行李,黄小豆见是她忙换成包袱。

     “你又哭了?”楚心小声问。

     黄小豆赶紧又擦擦眼角,“很明显吗?”

     楚心没说什么,已经提着行李往外走了。

     莲动和芙蓉也过来,莲动带着疏远的微笑拿过黄小豆的行李,道:“溪风师弟,我们快些走吧,这样收拾好房间还来得及去吃早饭。”

     黄小豆微笑谢过,回头问两位哑巴师兄,“师父他一直不曾回来吗?”两人摇头,“我还想和师父告个别的说。”他有些难过。

     花花子在他头上拍了下,道:“这是做什么!有什么好告别的?平时你想回来便回来就是,你还是掌门徒弟啊!”

     黄小豆捂着脑袋想了想,对啊!自己并不是被扫地出门啊!伸手摸了摸腰间玉牌,心里踏实了不少,回身笑着对莲动道:“师兄,那我们快些走吧~”

     扶桑大药师虽然弟子不多,但玉璋台比凤凰居的面积大不了多少,大殿只有一个,然后就是药房占地面积大些,还有一个不小的书室,弟子住处只有大殿左右两侧的两排房子,大都是女弟子,男弟子加上莲动只有五个,其中三个已经出师,下山去了。

     人虽少,但地方小,站在此廊,便可听到竹林另一侧的笑语,因此显得玉璋台平静却有生气。

     男弟子都住在扶桑大药师居处的两厢,黄小豆有幸单独得了一间,莲动和另一师兄住在对面。

     “这本是之前一位师兄的住处,他春天时才下山,这房间便空下来了。”莲动把行李放在床上。

     这房间却有两张床,是那种内嵌式的雕花床。两床并列,皆是三面封闭,有柜子放换季被褥,上有承尘,侧可挂帘幕。相较掌门那里,却是显得高档了许多。

     房内其他摆设也很讲究,有架不小的多宝阁,窗前有桌塌,有放花草的小案,上面的兰草兀自茂盛。

     芙蓉和楚心都四下打量,莲动站在门边,黄小豆一边铺床,一边摸摸这里摸摸那里,还是很喜欢的。

     芙蓉很是羡慕道:“男弟子住的就是好些,地方宽敞,又贴近师父。”

     莲动一旁微笑并不接话。

     黄小豆铺好床,装衣服的包袱直接塞进床上的柜子,然后凑到楚心跟前,已经没了之前失落的心情,道:“你住在哪?我能去瞧瞧吗?”他还是很好奇女弟子们的闺房的。

     一时间,另外三人都有些无语。女孩子的房间哪是你想看就看的?

     楚心虽然尴尬,却也理解,道:“入门时,左边那边那一排房子便是女弟子住的了。”然后又艰难的补充了一句:“我与芙蓉师姐,还有另一位师姐,同住一间……”

     黄小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她。他一直以为都是一人住一间的!

     不过想想自己也是蠢,这个房间不就是两张床吗?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哦”了声,结束这个话题,回头一脸天真的问莲动,“师兄,我们在哪吃饭?”

     吃饭时,两位师兄师姐就不乐意奉陪了。

     黄小豆一想楚心竟然和两位女孩子住一起就忍不住嘿嘿笑,笑的楚心面若冰霜,黄小豆的问话一律不答,冷落了他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