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壹拾玖
    我没有任何感觉。

     那个人的手就这样毫无阻碍地穿过了我的身体,就好像我们中的一个是幽灵一样。

     我伸手在中年人的眼前乱晃,他也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他是发现不了我的,而且我好像也影像不了他。发现这一点之后我突然就想来个恶作剧,我伸手想去拿那人手边的零件,期待着他发现准备好的零件不见了之后见鬼一样的表情。不过出乎我的意料,我的手没有碰到任何东西,顺利的错过零件并穿过了桌子。

     看来我不仅仅是碰不到这个人,这里的东西我也碰不到。

     发现这一点之后的我顿时觉得有些无聊了起来。我看着中年人手中的零件组合,发现他似乎已经完成了,并从盒子里拿出了外壳,准备最后的步骤了。

     看着那些外壳的零件,我这才明白过来这人在做什么。

     是一块怀表。

     中年人熟练而迅速地完成了最后的组装,一块儿银色的怀表诞生在他的双手之中。

     我不懂怀表,也看不出这块儿表的价值如何,只是觉得它的外表还是挺好看的。银色的外壳,壳盖上有用细碎钻石拼出的、类似雪花的形状。一条细细的银色链子,末端是一只精致的船锚形状的吊坠。

     中年人完工后满意地看着手中的怀表,最后轻手轻脚地把它轻轻地放进盒子里。

     我很想再看看,可惜中年人一点时间都不给我。他小心地抱起盒子,快步向着门外走去。

     没有给我反应的时间,我便被一股力量拉着向房门飘去,之后穿过了房门。

     不过情景切换的实在比我想象中的要快。我大概是直接转移到了另一间房子里。同样是一间木屋,不过装饰要比刚才的屋子好多了。满是复古格调的欧式家具,零散的饰品也充满了温馨的色彩。我也没有漏掉站在那里的中年人,他捧着盒子,眼底带着笑容等待着。

     我听不见什么声音,我只能看见这人胡子拉碴的中年人慢慢转头,看着大门。

     打开了。金发的妇女捂着一个孩子的眼睛推开了门,之后松开了挡在那个男孩儿眼前的手。

     我仿佛能看见这一幕的慢镜头。那个男孩儿惊喜的表情,瞪大发亮的眼睛、毫无掩饰的笑容。他张开手臂扑向那个中年人——我觉得这中年人应该是他的爸爸——扑进对方的怀里。中年人蹲下身,把手中的盒子交给男孩。这应该是礼物吧,看那个孩子笑得像盛夏时的太阳。

     他们看起来真幸福啊。

     “是啊,那就是我第一次遇见他。那时候的他是瑞士的一个钟表匠的儿子,而我则是他父亲的一个作品。”

     老管家的声音里满是感慨,从我的身后传来。

     我回头,身边的一家三口与木屋就消失了,我就这样又突兀地回到了我所在的客厅里。

     时间好像没过多久,黑子还在我身边,玉先生在一旁看着。

     老管家收回了颤抖的厉害的手:“你应该就只能看这么多了,不过这就是我们的缘,结下的时候。”

     “你们的……你们?”

     “对啊,这就是缘分,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这么连上了,想要理清楚可是不容易。”

     “你是谁?是那个男孩?”

     “怎么可能。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那你是……那块怀表?”我抱着十分怀疑的态度问道。因为我实在不敢相信一个“妖怪”一样的存在居然有着现在这样的老态。我一直以为器灵这些家伙们都像黑子白子那样是没有什么时间概念的老不死呢。

     老管家坐在我对面,没有说话,看着我惊异的样子有些好笑的点了点头。

     黑子在旁边用“我不认识这个丢人的家伙”的眼光看着我,看得我实在有点不好意思。不过随后又理直气壮地无视他的目光,无知者无罪嘛!看我干嘛?!

     既然器灵老管家是个古董,那我看到的那个男孩就应该是它的第一任主人了:“那,那个男孩呢,后来怎样了?”

     “后来他有一个很平凡的人生,不好也不坏,可以说是‘中庸’吧。”

     “再然后?”

     “安度了晚年,平静去世。”

     “哈?”我愕然。我以为他们这种所谓“结缘”会发生一些惊天动地的传奇事情呢,最次也要有一些奇异的与众不同吧,怎么会这么平淡无奇?

     “他的确一直都是个很平凡的人,不过在他的有生之年都一直带着我。”老管家微微闭上眼,像是回想到了什么,又有了笑意“刚刚诞生的器,命运一般都是波折的,只少不太稳定。在他那里,我有了一个几十年的稳定生活。这是我们的缘,也是我想感激他的事情。

     “只不过当时的我还不太明白,他给我的安定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直到他去世之后,我被他的子女转手卖了出去。我漂洋过海,到过很多地方。那个时候我还是很微弱,连化成人形都做不到,也无法全面的保护自己。也正是这个时候,我想到了他给的安定。我想要找到他,于是当我终于可以融入人类的社会后,我开始了我的寻找。”

     “融入人类?”

     “就是当我变得强一点,可以变成一个人的样子。只有这样我才能够自由的活动。不然,不论是当时还是现在,一个会跑会说话的怀表都有点惊悚了吧?”老管家似乎是被自己的最后一句话逗笑了,笑了两声又咳了起来。

     “那你为什么要找他?”

     “当时我还不知道,只是想找而已。不过现在想想,并不是报答之类的,只是一种眷恋吧。”老管家的耐心很好,并没有对我的问题感到不耐。

     我若有所思,点了点头,不再打断他。

     于是老管家又带着我们进入到了他的回忆中:“不过我的能耐也就相当于一个普通的人,要在大千世界、茫茫人海之中找到一个只认识前世的人,就算我有无尽的时间也不一定能做得到。”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像是回忆到了很重要的东西,叹了口气。

     “真庆幸我当时是个比较傻的,明知道这个事情不可能,还要坚持寻找。于是我认识了许多本来遇不到的家伙,并且知道了谁,有希望帮我找到我在找的人。

     “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我找到了玉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