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壹
    玉苑老板那里最近缺个打下手的。

     天气晴好,爱极了晒太阳的我泡了一杯红茶,抱了卷古文坐在二楼的阳台上享受日光浴。房东明老先生正在楼下的院子里,一边和牌友们搓麻将,一边大声讨论着最近的新鲜事。我刚刚搬过来没几天,无业在家,听他们说起有工作的事便饶有兴趣地支起耳朵。老爷子话多,零零碎碎讲了半天也没有我想听的重点。耐着性子听了几分钟后,我实在等不下去,站起身趴在围栏上向下面的明老先生喊话。

     “明爷爷,玉苑在哪儿啊,我想去试试。”

     明老先生摸牌的手顿了顿,大概是没想到楼上还有一个听众:“丫头,玉苑的工作可都是苦差事,我们这儿的大小伙儿们都没几个愿去的,你一个姑娘家的就别去了。”

     “就是啊,玉苑的老板可是出了名的古怪人,那儿的怪事可从没少过。”坐在明老先生身边的一位须发皆白,看起来像老寿星一样的牌友也出声劝道。不过他可能是年纪太大掉了几颗牙,说话的声音有点好笑。

     苦差事?老板古怪?这算什么。我在心里暗暗地切了一声,这帮老人家果然还是瞧不起女子。不过我也没法说出来,只好笑了笑,自动忽略掉那些劝告。“明爷爷,只要是工作哪有不苦的?我现在初来乍到的,就是想先赚点钱当生活费用。再说了,我只是去试试,如果真做不了也可以再说嘛。您就帮帮我吧。”

     “哎。你这是……再说吧!”见我把话说到这里,明老先生也不好直接拒绝。说完这句话后他便懊恼似得甩了甩手,专心低头摸麻将,不再和我搭话。

     感情那里的工作已经难到了没人愿碰的地步了?没得到答复的我没有办法,只好有些悻悻然地坐了回去。

     又过了几天,也不见明老先生再跟我说什么玉苑的事。不知道是他老人家记性不好给忘了,还是以为我忘了不打算再提。这天我窝在屋子里发着呆不知道做些什么,手机就突然在耳边唱了起来。

     “……你好……”差点儿被吓出心脏病的我顺了顺毛,好半天才憋出两个字。

     “你好个头!”隔着耳机我都能想象出对方咬牙切齿呲牙咧嘴的尊容。这语气再加上辨识度极高的萝莉音,确认是张艺茹无疑。

     “……艺”

     “你搬来淞陵也不跟我说一声!你!丫的!”

     “……额……你不是在上学吗,我以为……”

     “你是不是与世隔绝得都快升仙啦!现在是八月,老娘放暑假!”

     “……我的错……”

     “哼……”听筒里的咆哮猛虎秒转傲娇“原谅你了。你现在住在哪?”

     我看了看窗外,半阴的天气,没有毒辣的太阳,是个出行的好时候。“我在狼乘胡同里租了一间房子。”

     “狼乘胡同?那么偏的地方,你怎么租老城区的房子?你知不知道,这几年淞陵建新城,老城区都成了半个无人区了,只有一些老人还住在那里。”

     “知道啦,这里不是便宜嘛。”

     “……算了,不管你。等会儿我去找你,我们去街上逛逛。你在胡同口等着我就好,你那地方太偏,肯定连出租车都打不到。”

     “好啊,那我等你。”

     放下艺茹的电话,我重新躺回床上。我的朋友少得可怜。在那件事发生,我离开学校之后,还能与我毫无芥蒂的做朋友的人就只有艺茹一个。如今我已经将满二十岁,退学已有两年。当年的高中同学如今要么升入高校,要么进入社会,已然陌路。我记得清楚,苏北禋告诫我的话,所以我无比的迷茫,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与艺茹保持联系。

     我的名字是叶寐歆,两年前是一个家庭幸福的普通的高中女生。没什么大病痛,成绩中上,自认人缘不错,有着自己的小圈子和小生活,现在想想简直无比幸福。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两年前的一天,我的眼睛突然间成了阴阳眼。在那之后,……

     音乐再次响起,我的手机在我的眼前愉悦地震动着,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出来。看看来电显示,果然是艺茹。

     “小歆子,你在哪儿呢!我已经到胡同口了,你给我快点下来!”

     “哦哦,我马上我马上!”完全没料到张艺茹能这么快就到的我顿时手忙脚乱,挂了电话之后匆匆抓起一件外套就冲出门外,连头发都还是乱蓬蓬的。敢在张艺茹这个大傲娇面前迟到,后果简直惨绝人寰。

     所以当我气喘吁吁地跳上张艺茹所在的出租车后,毫无意外地收到了艺茹殿下的嫌弃式大白眼,外加一把飞来的梳子。

     “顺顺你的毛,不然我都没脸带你出去。”张艺茹用鄙视的眼神斜睨我,“糙汉子都比你整齐干净。”

     习惯了她毒舌的我做投降状,之后乖乖的拿梳子顺毛。“你应该住在新城区吧,不是路很远吗,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哼,我怎么可能慢……”

     “……”

     再次回到胡同口,天已经黑了。

     快累死的我拎着大包小包下车,还荣获张艺茹赠与的“体力战五渣”称号。

     “路上小心。”

     “嗯嗯,你也是。”还处在逛街兴奋状态的张艺茹抱着超大购物袋,在满后座的包装盒中对我挥手。

     于是我站在路边看出租车离开,在心中第n次发誓再也不陪这个疯女人逛街了!虽然这誓言从没管用过。

     叹了口气的我默默地退了一步,准备转身。然而背后却毫无征兆的传来撞击感,同时还听见了重物沉闷的落地声。

     讶然回头。我看见了一名穿着白色中山装的青年男子,身材挺拔,修长而不显瘦弱,如同竹仙。当然,在灯光的照射下,我也没有漏掉他紧皱的眉头,和静静的躺在他脚边的木盒子。

     看来我又坏了别人的事……看他一脸生气的表情,他该不会打我吧?

     “那个……对不起……”我弱弱地道歉,并伸手去捡那个掉在地上的木盒子。

     “啪!”

     对方毫不客气地打开了我的手,抢先一步捡起木盒,之后在我有所反应之前一言不发的离开。

     不知怎么,平常受点堵不愿找事忍忍就过去的我突然感觉窝火极了,甩手冲着他的背影吼了出来:“喂!你能不能有点礼貌啊!撞了你害你把东西掉到地上是我不对,但是我也道歉了,并且准备帮你把东西捡起来。如果你不想让我碰你的东西你也可以说,打别人的手很没礼貌的!”

     我快把自己憋死地吼出这么一大串话,结果对方如同没听到一般十分淡定地转过巷角,进了另一条胡同。我感觉自己好像被人嘲笑了,控制不住想要发火。可是理智又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没必要因为这种事情生气。

     终于,在走到那青年男子转角的胡同口时,我终于能冷静下来让自己不再冲动。

     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心情平复的同时也为自己突然的怒火而感到奇怪。我从来不是个易怒的人,这次的发火简直不像是我所作出来的事情。可是现在我却怎么也想不出当时为什么就那么愤怒。

     “算了,不想了。”我使劲儿甩了甩脑袋,似乎这样就可以把莫名的感情甩出脑外似的。

     然而准备离开的我又走不动了。

     因为我看见,在昏黄的路灯下,我的面前,一家看起来年头已久的店铺静静的坐落在这条胡同的右侧。店门上方的牌子上写着两个洒脱的汉字,镀了金又早已脱落的七七八八,斑驳的模样充满了时间沉淀的静谧美感。

     玉苑。

     我在不经意间找到了这个地方。

     我记得那个瞬间我没有去呼吸。就像你们所有人在看到了绝美的东西后都会忘记呼吸一样。当然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之后的一切将将在这里缘起,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