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壹拾贰
    “这是奖金?”我指着衣襟上的吊坠撇嘴。

     “怎么,你不满意?”白子也撇嘴“这可是用金乌的骨头雕出来的无价之宝,一般人想花钱还买不到呢!”

     我不信,翻着白眼:“呵呵……”

     白子也不再谈这事,转身去打理店铺的展示架。刚才店铺被冰冻的事果然不是我做梦,地面上还留有冰渍与水迹,博古架上也湿漉漉的。

     “真是的,下回这类家伙们再找到主人我就让他们出了玉苑再跟主人见面”白子一边擦着架子,一边抱怨“要是每一个都这样,见了面之后一不小心一激动……这玉苑迟早都要炸掉。”

     “白子,刚才的那位到底是谁啊。”我隐隐想到了答案,却不敢肯定。

     白子背对着我打理架子:“你应该学过《荆轲刺秦王》吧?还记得荆轲刺秦的那把匕首是从哪里来的吗?”

     “唔……确实学过。好像是买来的,从什么徐夫人那里。”文章我是记不清了,不过内容还是大概记得的。我还记得徐夫人这个让全班都觉得亮了的人名呢。

     “是的,至少战国策是这么讲的:‘於是太子预求天下之利匕首,得赵人徐夫人之匕首,取之百金,使工以药淬之。乃为装遣荆轲。’刚才的那位,便是徐夫人。”

     “啊?”我有些傻眼,没想到能在玉苑碰见这么出名的千年老鬼……

     “不过为众人所熟知的可不是事情的全部。比如那把被荆轲拿去刺杀秦王的匕首,人家也是有名字的。你刚才也见到它了,名为寒月刃。”

     “不会吧……”我顿时觉得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所以徐夫人这次来,是为了取回被买走的汉寒月刃?”

     “差不多吧。与其说是取回,不如说是团圆。”白子来到我身边,倒上了一杯茶水“其实寒月刃的缔造者,应该说就是徐夫人。”

     我已经自动进入了听故事模式,等着白子继续说下去。

     白子也没让我等太长时间:“最初的徐夫人是个书生,并不懂造剑之术。结果有一天晚上,天上掉下来了一块儿东西把他给砸晕了。”

     “……”骗谁啊!

     “好啦好啦,别那样看我。是震晕了,那东西落下来的声势很大,徐夫人那时候也只是个人类而已,所以就被震晕啦。那个落下来的家伙就是寒月刃,只不过那时候它还没有寒月这个名字,而且那时候它还不是一把刀,只是一块儿形似弯刀的陨石罢了。不过那个时候的寒月就已经很强的灵性了,已经可以让普通人听见它的声音。毕竟它是天陨,就算是落下来了,也是得天地气运的家伙。总之,它也不想就这么一辈子插在它自己砸出来的坑里。所以就跟醒过来的徐夫人说话,把他骗了过去。”

     “骗了过去又是怎样……”

     “这还用说嘛,当然是对那个人说:‘我是绝世之宝,为天所妒被打落到这里,你能碰见我说明你也是有缘之人,你带我回去好生供养,有朝一日我可保你功名成就,名扬四海,富甲一方,权倾朝野,称霸天下……’”白子说得根本停不下来。

     我黑线:“感觉你很熟悉这一流程……”

     “咳咳,怎么可能呐我只是举个例子而已……总之徐夫人是被骗过去了,也亏得他能扛得住寒月的先天寒气,虽然那时候寒月没那么厉害,不过呆在它的身边也跟过冬没什么区别。

     “而且徐夫人还真把寒月当成了宝,给它起了寒月这个名字后带了回去。而后他更是为了寒月去学了铸刀之术。徐夫人在炼刀方面的天赋的确很高,学得飞快。学成之后便把自己关在家里关了十天,铸就了今天的寒月。

     “那个时候的寒月便成了刀中之皇。当时教徐夫人铸刀的师傅想要用自己的得意之作同寒月比上一比,结果在寒月面前那把刀根本就不敢出鞘。”

     “寒月好厉害!”我眼睛里满是星星,在这一刻完全忘了自己曾差一点就被寒月冻成冰雕的经历。不过这确实像神话传说一样令人惊叹。

     白子却叹息:“不错,确实很厉害。但也正是如此,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什么下场?被徐夫人卖给了太子丹?”这算是被人抛弃了,很可怜吗?

     “怎么可能。铸刀之人格外爱惜自己的刀,怎么会以百金的价格轻易地卖出去。”白子一口气喝干杯中的茶水“名声太大,树大招风。徐夫人是赵国人,寒月的名气很快便传到了赵王的耳朵里。赵王派人用万金买寒月,被徐夫人拒绝了。于是他就觉得这是对他的侮辱,派人杀徐夫人夺寒月刃。”

     “真过分!”

     “人不都是这样吗,历来如此,权贵尤甚。”白子笑着总结出这句话,我觉得白子这一次的笑容僵硬得很。

     “所以寒月刃就这样被赵王夺走了?”

     “对啊。虽然徐夫人用寒月与前来的杀手们对抗,但终究是寡不敌众。就算寒月不是凡物,所伤之处可以冻结血肉,无坚不摧,但徐夫人可是个凡人,总有力竭的时候。最后他不愿看见寒月被夺,自刎而死。”

     “……”

     我无言,想起了那些我看到的画面。本来还有些迷惑不解,现在全都明了。我揉了揉鼻子,抑制住突然想哭的感觉,但心中还是闷闷的,这个疙瘩怎么都解不开。

     “好啦,这虽然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你也不用这么伤心。”白子劝我,语气很是欠扁。

     “你才伤心呢!”我吸吸鼻子,不想被看笑话“你不觉得这太不公平了吗?”

     “不公平吗?这世上所有的、一切的都是公平的。你这个结论下得太早了,这事情还没结束。”白子懒洋洋地靠着椅背。

     “可是寒月不是都被抢走了吗?”徐夫人都挂了好吗,就算变成了鬼、没转世,这也不叫公平吧。

     “赵王得到寒月刃之后噩梦缠身,王宫不得安宁,妃子皇子病死,只得以国器宝鼎镇压寒月刃。不出一年,赵国灭亡。寒月刃后来才被荆轲用于刺秦,行次失败之后落入秦王之手。不过连秦王也用不了寒月刃,只有用皇威镇着,才不至于让寒月刃逞凶。”

     “之后呢?”

     “汉祖刘邦入秦后,再无消息。”

     我无语:“别装了,别人不知道你肯定知道。寒月刃刚刚从你这里卖出去。”

     “我只是在先生这里做事而已,怎么就肯定知道。店是先生的,东西是你卖的,我只是个打杂的,干嘛问我。”

     “……”我气结“你怎么可能是打杂的!”

     白子始终不愿告诉我更多的事:“那你去问先生啊,他肯定知道。”

     我往哪里问玉先生啊!我拿白子没办法,也只好先放弃从白子这里听故事的想法:“所以,寒月本来就是徐夫人的,直接拿走也可以喽。”

     白子一脸无奈,掏出一个奇怪的透明瓶子,里面是鲜红色的晶体:“就算只是保存在这里也是要付酬劳的,玉苑从来不是善堂。这就是徐夫人买下寒月的代价。”

     “那是什么?”我盯着瓶子里的东西,感觉有点不太好。

     “这还用问吗?”白子的笑容此刻看起来很阴森“鬼血可是稀有材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