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捌
    “您这开头也太长了吧……”我小声接话。

     明老先生没搭理我这像是自语的吐槽,继续讲他的故事:“后来到了第二天,那姓童的人没有来。”

     “不会是喝醉了之后,晚上一个人回去出事了吧?”

     “我们当时也是这么想的,还挺担心。结果到了快放工的时候,有个同事跑过来告诉我们,他看见姓童的去领导那里说他不干了了。”

     “啊?!”这又闹的是哪一出?

     “惊讶吧?”明老先生似乎对我的反应感觉挺好笑,笑着问了我一句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们当时也惊讶,还想着是不是那小子被这事情气昏了头,一气之下没管住嘴才对领导这么说的。我们跑过去打算劝他冷静冷静,事还没定呢,别自己先辞职呀。可结果等我们跑到大门口,看到那小子笑得得意着呢,一点都不像生气的样子。他见了我们,还说什么他马上就要发达了,找了个好老板,到时候一定会多帮我们哥几个之类的。”

     “不会是……”我立刻就想到了玉苑。

     “没错。就是玉苑。我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玉苑这家店的。”明老先生有些出神,像是想到了很多。

     “那之后呢?”

     “之后那小伙子就去玉苑工作啦。我当时也没去过玉苑,只是听说那里的老板是个好人,给工资给的一点都不少。还听说那里除了是夜班、不太方便外,工作也是蛮轻松的。我们向那童小子求证,他告诉我们那老板给他一个月整整三十五元,可羡慕死我们了。”

     “……三十五”好少呀。幸亏现在给我发工资的老板不是当时的那位。

     “怎么?三十五元了还嫌少啊。当时可不是现在这个钱不值钱的时候,我们那个时候辛辛苦苦干一个月,拿的钱还比这少呢。”

     “呃……”我发现自己听的入神,都快忘了明老先生现在说的是快六十年前的事情了。

     “于是姓童的小伙子就这么去玉苑去了。日子还是照过,厂区里没有他也跟平常没什么不同。而且虽然他还是住在老地方,但因为他上的是夜班,跟我们碰面的时候就少了。碰面少了渐渐的联系就少了,我对他的事情就变成了听说。其实这时间并不长,也就几个月。听说的都是些什么零零碎碎的东西,也没什么重点的。只是几个月之后,我听到了那小伙子的一条消息,只不过,我没想到,那也是他的最后一条听说来的消息了。”

     我没有接话,只是感觉莫名的紧张。

     “我听他们说,姓童的那个小伙子去世了。走了。就在他上夜班的时候。”

     我打了个寒战。

     “警察那天把玉苑封了起来。童小子是被人捅死的。说是那一晚就他一个人看店,老板正巧有事不在。有个什么流窜犯进到店里,捅了那小伙子好几刀,抢了一包东西之后跑了。”

     只是意外吧……几年前的不幸的意外。

     “当时我也觉得是意外,根本就没觉得这跟玉苑有什么关系。后来这事情就过去了。几个星期之后玉苑又重新开始营业,又要招一个帮手。这回知道的人多了,大家都往那里去。可是那老板也是奇怪,说什么都只招一个人。最后孙家的杰胜争到了那个工作。”

     “杰胜这个人我熟啊,就是当时住在我家斜对门儿孙伯的小儿子。岁数小,那一年年底里才满十八的。那小子学不好好上,整天吊儿郎当的,不过长得也壮实,看着就像是能打的。”

     “结果这一次,不出两个星期,就出事了。”

     “那一晚杰胜去了玉苑,等天快亮了,孙伯一家专门等着他回家一起吃饭。结果等到太阳都挂了老高了,连个人影都没有等回来。孙伯家里只有老两口在家,杰胜的三个哥哥和小妹都上学走了。两个老人腿脚不方便,还是来求我去玉苑帮忙找找看。那时候我们住的地方离玉苑也不远,几条街而已,我当时也是没有什么事,也就答应了他们。”

     “我走路过去,没多长时间就到了。在胡同口就看见玉苑的大门是关着的,还以为杰胜那小子关着门在里面偷懒睡觉呢。我过去拍门,半天没有人应。最后我还吼了一嗓子,结果什么动静也没有。这下我可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杰胜这小子睡的这么死,我可怎么把他叫起来。正发愁呢,从胡同口走出来了一个年轻人。那人一身白衣服,看着就不像是厂区里的人。”

     “还没等我问他呢,他就问我来这里有什么事。一说才知道,这年轻人就是玉苑的老板。可把我吓了一跳,那老板看起来绝对不会比我年龄还大。不过知道了他是老板,我就更犯愁了。这下不就是偷懒被老板抓了个正着吗。”

     “眼看着帮不了这个偷懒的小子了,我也就只好实话实说。我告诉那老板杰胜到现在了还没回去,可能是还在玉苑。我是来叫他回去的。那老板说按时间算杰胜早就走了,他也不清楚杰胜怎么没回去。不过他还是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去找人。过了一会儿那老板出来,说店里一个人都没有。我还有点不相信,伸着脑袋往店里面瞅了瞅,店面里还真就一个人都没有。”

     “没叫到人,我以为是和杰胜这小子走岔了。跟那个老板说了一声打扰,我就又回去了。结果等我回到孙伯家,得知杰胜并没有回来。那个时候连孙伯家的人都没怎么在意,只当是那个臭小子去哪里疯了,反正也是常事。”

     “明爷爷……”我感觉面前的这位老人此时有一种我理解不了的心情。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但足够让我感觉到他的心情。可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连说什么都不知道,只能傻傻的等他说下去。

     “结果第二天也没人回来。杰胜的大哥还去了玉苑,却被告知杰胜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玉苑。后来连着三天我们附近的邻居们都帮着孙伯一家找人,但却一直找不到。最后报了警,却仍然没什么消息。”

     “后来又过了几个月。这期间玉苑搬走了,没人知道那个老板去了哪里。几个月之后,有警察找到了孙伯家,说他们找到了孙杰胜。已经不再几个月了。”

     这难道是说,在玉苑里工作的人最后都会……我不敢再想下去。我只知道那个地方很灵异,有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但我没想到这个玉苑有着这样的历史,我已经开始怀疑我的选择是否过于莽撞了。

     “丫头。我是真的不想让你去玉苑。虽说我没什么证据来证明这些人出事是因为玉苑,但凭直觉来讲,还是离那里远一点好。”明老先生再次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这也算是我在劝你吧。你要怎么选,还是看你自己了。”

     ……

     感觉到明老先生走远,我也叹气。直觉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说得准。我一直都感觉玉苑有什么在吸引我,让我觉得那里很亲近、让我觉得那里不会发生什么对我不利的事情。不过真正如何谁又知道呢。

     凭直觉。还是相信我自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