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拾
    我无言以对。

     白子转身回到他刚才坐着的位置。

     我看向刚才白子往我身上挂的东西。那东西被一枚别针扣在我的衣服下摆上,不算沉。看起来像个中国结,只不过结的形状并不是中国结,而是雕刻出的奇怪形状。雕刻物的大小和龙眼差不多,白得耀眼。被大红的绳子穿着挂起来,是件挺别致的小物件。

     也不知道这小挂饰是怎么立功的。我抱上黑色盒子来到白子身边,准备把东西给他。

     “那么,这位就是负责玉苑买卖的叶小姐。”白子看着对面空无一人的地方笑得客气“您想要的东西就由她来卖给你吧。”

     说完他就起身,示意我坐到他刚才的位置上。

     由我卖给他?我连那个买家长什么样儿都不知道好嘛!我瞪着白子拼命给他使眼神。就算你告诉了我对方在哪儿,还是满满的违和感啊!

     “可。”

     就在我拼命瞪眼的时候,空无一人的对面传出一个不算苍老的声音。

     “啊!又忘了说……”白子一副刚刚想起什么事的表情“你挂上那个金乌骨之后就能听见买家的话了。”

     金乌骨?我又看了看衣襟上的挂坠。

     那边白子又笑着对空座位拱拱手:“她是新来的,还请您不要见怪。”

     “无妨。”那声音听起来还很温和“在下姓徐。”

     “呃……您好……”白子还真就走到一边不再管这事儿了。我有点儿发慌,看不到对方但也不好一直盯着那片空气。只好动手移开茶盘,把黑色盒子移至中间。“这个就是您看中的东西。”

     ……

     一阵沉默。

     话说出口之后我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干嘛说出来冷场啊。

     好在对面那位姓徐的先生没让我尴尬太久:“可否打开?在下想先看看。”

     “呃……好的、当然可以。”

     “多谢。”对方也不跟我客气,说完这句话后我便看到盒子的盖子被缓缓掀开。想必这就是我看不见的那位徐先生在打开盒子。我已经淡定了,心中还是挺期待盒子里东西的真面目的。

     盒盖缓慢地开启,周围升腾起淡淡的雾气,让我看不清盒内。我把头向前伸出一点,一股寒凉的气息扑面而来,让我不禁缩了缩脖子。我的手腕碰到了衣襟上挂着的金乌骨,感觉到那个小挂饰在发烫。也是在我碰到了金乌骨的时候,我感觉那种让人难受的寒冷的气息似乎弱了下去。

     等我回过神,盒盖已经完全打开,雾气渐淡,让我能够完整清楚的看见盒子里面。

     一把刀。颜色深暗,是近乎黑色的深灰色,偶尔闪过幽蓝的光弧。形似新月,弧度柔和,刀锋上却又满是锋锐的寒光。在看到这把刀的瞬间,我脑海里闪出一组词:妖娆而冰冷。这种锋利硬冷的诡谲感觉我绝对永生难忘。

     “寒月刃。”徐先生那不算苍老的声音听起来饱经沧桑“柄长近三寸,刃不足一尺。天外物,举世无双,刀中王,十日铸成。”

     我听不懂,只觉得好厉害,盯着那把刀看。白子不知何时跑到我身后,趴在我背上冲我的耳朵吼:“给木盒啊笨蛋!”

     我忙把那有着标价的木盒往前递,果然感觉有力量把我手里的木盒接走了。

     小盒子‘咔’的一声被打开,里面的纸片在我看来就像是自己飞出来并停在了半空一样。几秒后,盒子与纸片落下,屋子里又没了声音。

     “这算啥?”我扭头悄声问白子。

     “嘘——”白子在唇边竖起食指,并用另一只手把我的头转了回去。

     刀飞了起来,不,是徐先生把它拿了起来。

     “嗤”

     我几乎没有听到这微小的声音。在我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声音之前,我便看到有鲜血,顺着刀身流下。然而那缕血水并没有滴落,在离开刀身之前,血水便被冻成了血红色的冰渣。

     寒气大盛。

     桌面开始结冰,发出“咔咔咔”的响声。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桌面上蔓延开来,之后顺着桌腿向下。空气里也开始出现冰凌,细细碎碎的往下掉,像是在下雪。

     白子拽着我向后退,我踉踉跄跄地顺着他退着走。冰冻之后出现的蓝白颜色不断地扩张,几乎是在咬着我的步伐。我慌张地向后退却,生怕慢上一步,之后被冻成冰雕。

     冰冻的速度不算快,可我松了口气,再次准备后退时却变了脸色。我踢到了墙壁!我差点儿忘了这里还是玉苑的店铺,我身后只有一面墙!唯一的门在我的对面,我们之间是冰冻区域,就算我现在想绕一圈跑到门口也来不及了。我祈祷冰冻能够在到达墙壁之前就停下来,不过看起来希望不大,冰冻的速度一点都没有减缓的趋势。怎么办?我抬起脚却不知道要跑向哪里,只能眼看着冰面携着刺骨的冷气逼过来。

     “白子!”我快要急哭了,那个器灵小鬼是想让我冻成冰棍儿么。

     “来啦来啦。我这不是去准备一下嘛。”轻松无奈的声音在我的身旁响起,我只来得及用余光瞄一眼白子便被巨大的力道扯进了一张帘子里。

     那力气好大,像是拎小鸡一样把我拎到了帘子的另一边。这里十分昏暗,我看着把我拎过来的那个东西,它变成了一团烟,打了个嗝,缩进了更黑的阴影里。

     我这才打量起我所处的新地方。

     这里像是一条走廊。没有灯,仅有的光就是从我面前的帘子那边透过来的。后面是一片黑暗,看不见任何东西,也看不见这条走廊的尽头。从帘子和地面的缝隙处,我可以看见蔓延着的冰面铺满了整个玉苑的店面。如果我现在还站在原地的话,绝对会变成一座美丽且新鲜的冰雕。

     “怎么样?快感谢我啊。”身边的白子语气得洋洋。

     我谢你个大头鬼哦。我闷闷地问他:“现在呢,现在怎么办?”那个徐先生该不会成了冰雕鬼了吧。

     “等一会儿吧。”白子蹲了下去“那边两位阔别多年正叙旧呢,我们过去打扰人家多不好。”

     “叙旧?”

     “是啊。”白子挑起帘子的一角偷偷往外看,我也好奇不已,凑了过去“寒月刃,徐先生。你真的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位买家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