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肆
    “呼呼~还好还好~,要不是我觉得要出事,让玉先生提前赶回来,你这个愚蠢的人类就真出事了。”十岁模样的小鬼,白发白瞳,从玉老板身后冒出来,蹦蹦跳跳地跑来蹲在我的面前。

     这小鬼是谁?呛了水的我十分难受,坐在船上半天没有缓过来。

     船开始缓缓靠岸,像鬼一样的一男一女已经准开始备下船了。玉老板一言不发地从容上岸,连一个眼神都不多施舍给我。还是白发小鬼伸手拉了我一把,笑着对我说:“我叫白子。也是在先生这里做事的。”

     “先生?”

     “玉先生啊。我们都是这样称呼他的。”白子领着我上岸,我难以避免的、再次从青衣人的身体中穿了过去。我感到一阵恶寒,白子却像是感受不到任何影响一般,依旧笑得连眼睛都变成了月牙。“你也可以这样称呼他的。”

     “哦。好呀。”穿过鬼魂一样的不明形体,我还是很不适应的。对于白子的话也只是心不在焉地回应了一句。

     而白子像是看出了我在想什么,一边拉着我跟上玉老板,一边道:“别担心,这两个可不是鬼。它们只是虚影而已,只是一段影像。”

     “影像?”我们的步伐很快,却始终与玉老板差上一段距离。

     “是啊,把原来的人的投影保存下来并在需要的时候放出,这是司慈粉的基本用途嘛。”白子一脸的理所当然,殊不知我是听得一头雾水。

     “那个……白子,司慈粉又是什么东西……”

     “你不知道?!”白子瞬间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玉先生什么都没给你说吗?”

     废话啦那个面瘫如果提前跟我说了什么我会直到现在还傻傻分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吗……我默默地在心里吐槽,表面上一脸萌囧地看着白子:“我不知道。玉老板……玉先生只是说让我看个店。”

     “哎……玉先生真是的……”白子无奈,一掌拍在自己额头上,顺势翻了个白眼。“那我就不告诉你了。”

     “啊?!……喂!”我正要表达对这小鬼的不满,却被他拉着跑了起来。

     “你这速度太慢啦!”白子越跑越快,我被他拉着踉踉跄跄,几乎跟不上。可他似乎还要加速,即使现在已经快得让我觉得双腿不停使唤。“我们再这样下去就追不上先生啦!”

     “怎么会。玉……先生他明明只是在前面走而……!”我再次看了前面一眼,准备冒出嗓子的话就突然被堵了回去。因为我看到,玉先生已经离我和白子很远了。我只能看见一个若隐若现的白色背影,马上就要脱离我的视线。

     “他……玉先生他怎么会这么快?”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玉先生明明只是在以一种悠闲的姿态走着,怎么会比我们快这么多。

     “好麻烦哎,怪不得那家伙不想来。难不成先生每次都是这么处理的?”白子也看见了已经处在远处的玉先生,满脸无奈地撇了撇嘴,之后一把抓住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我冲了出去。

     我被白子抓着胳膊,脚不沾地,在高速的前行中像一只被白子放着的风筝。强烈的风吹得我无法开口说话,更无法去思考今天发生的一系列离奇的事情。我只能竭尽所能地保持一点模糊不清的视觉。于是我看到了从白子身上散发的微弱白光,以及脚下那些不知何时出现的整齐排列的黑框白色方块儿。

     待我能够再次看清身边时,我已经没有任何不适地站在了玉先生的面前。我站在一间不大的房间内,地板和墙面都是木质的。屋子的中间摆着小桌,玉先生正在桌前看着什么。而白子则蹲在屋子一个角落里的一张椅子上,貌似无聊地盯着玉先生手里的东西看。

     “过来。”玉先生头也不抬,这句话貌似是在招呼我。

     我有些犹豫地慢吞吞地挪过去,看清玉先生拿在手里的正是我“卖给”顾浅歌的那把扇子。

     我感觉自己有些凌乱。我值夜班,帮玉先生看店,碰到了一位名叫顾浅歌的女孩买家。我十分敬业地按照老板说的方式把东西卖了出去,之后在陪浅歌打开物品时莫名其妙地来到了一个更加莫名其妙的地方,还被本不应该出现的老板救了。之后更是被一个陌生的小孩拉着以超人的速度狂奔……

     “你……”

     “你们谁能给我解释清楚,这都怎么回事?”我实在忍不住了,打断了玉先生的话。到现在为止发生的一切都让我满心疑问,还有些害怕与愤怒。我也不清楚是为什么,但我觉得我不能在这么任由事情发展下去。

     “你不知道?”玉先生好像有些惊讶,抬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把我看得有些惊悚。

     末了,他过了好久才又说:“白子。解释。”

     “……我就知道……”蹲在椅子上的白发小孩嘟哝着,满脸不情不愿。他对我招招手,之后指了指他身边刚刚多出来的一把椅子“过来吧,权当听个故事,之后在熬过这一次就好了。等这次事了,只要你保证不把事情说出去,你想离开我们也不会强留,而且会给你一个月的工资。”

     看白子这个样子,我倒是有些明白原来的那些在玉苑工作的人为什么都觉得工作太苦而放弃这份工作了。他们根本就不是觉得工作累,而是和我一样碰上了什么诡异的事情。

     这么想着,我坐在了白子旁边,而白子也开始了他的解释。

     “主要是这把扇子的原因。你还记不记得我告诉过你,这扇子里掺着什么?”

     “什么磁粉来着。”

     “是司慈粉。慈悲的慈。你那样理解也没错,毕竟它和磁铁有一些关系。”白子把手伸进口袋,摸出一包暗金色的粉末状东西。“喏,就是这个。是一种很常见的用来保存影像的东西,简单来说有点像录像机。不过它的使用方法挺复杂的,现在都直接用相机了。”

     “……嗯。这个东西很常见……”我盯着白子手里的那包我从未见过的东西。

     “哦,这我倒是忘了。司慈粉对人类来说倒是个不常见的东西。不过司慈粉还是你们人类创造出来的呢。就是那些在你们说的古代,被称为炼金术士的那些人。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们,其他的人类才会对这东西一无所知。”

     “白子,你不是人吗。”我咽了口口水,感觉突然有点冷。

     “得了,这世上不是人的多了。现在说正题。总之,这把扇子的扇面里掺有大量的司慈粉,记录下了千年前的一些影像。而这些影像的触发条件现在应该是达成了,所以才会放出来。”

     “可是如果是影像的话,为什么我能碰到湖水,还会被差点淹死?这里的感觉不对,我感觉这里已经不是玉苑了。”我还是感觉不对,如果仅仅是影像的话,刚才白子拉着我跑了那么远早该撞在玉苑的墙上了。

     “当然不对。如果仅仅是司慈粉那么简单,怎么可能在玉苑里出售。”白子一脸得意的样子看得我只想打他的脸。“那把扇子真正的价值在扇骨上。每根扇骨都是一条符咒,这把扇子的主人应该是一位很厉害的炼器师,而他的这把扇子的作用就是‘自成境界’。”

     “越说越离谱了……自成境界是什么?”我忍不住去看被玉先生拿在手中的那把扇子。玉先生还在专注地看扇子,专注到让我觉得那扇子如果是活的肯定会飞起来扇他一耳光并且骂他是流氓什么的。

     “啧,你怎么不问我符咒是什么?”

     “别看我这么土,玄幻小说我也是看过的好嘛!”我这是被非人类看不起了吗。

     “那你就应该知道空间法器嘛。这里也是一个不同于外面世界的空间。只不过比较小而且没有什么昼夜与季节的变化,没有小说里那么高端罢了。”

     “所以呢,我们现在是被困在这里了?”

     “怎么可能。面对这种连器灵都没有的低等器,我分分钟就能破坏掉它。”白子满脸的不屑。

     真是没法跟这种小孩子交流了……是谁刚才夸别人厉害的来着。

     “那我们现在为什么不出去。”我虚着眼睛问他。我现在已经不想弄懂什么问题了,只想赶紧回去,离开这个鬼地方。

     “因为这个东西已经不是玉苑的了……”

     “哈?!”

     “你已经把它卖了出去,也就是说它是有主之物。我已经没有权利再弄坏它了。”

     “……开什么玩笑……”

     “没有开玩笑。不然我们早就出去了。”

     “……”白子一脸认真的样子也很欠扁。“那我们该则么办?”

     “去找顾浅歌。”玉先生的声音突然响起,把我吓了一大跳。

     “浅歌也在这里?我怎么没见到她?你知道她在哪儿?”

     “那个女孩肯定在这里,毕竟她才是触发这一切的条件。至于她在哪里,先生刚才花了那么长时间又不是在发呆。”白子突然笑了,眼睛都变成了两条弯弯的线。“偶尔出来一次也不错。好久没遇到这么好玩儿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