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玖
    听明老先生讲他所知道的玉苑,后果就是我迟到了。

     工作的第二天就迟到,真是糟糕。

     当我气喘吁吁地跑到玉苑门口时,看见里面亮着灯,不知为何就松了一口气。放缓脚步平复一下呼吸,准备进去。我走到门口,手都已经放在了门上,却突然听到玉苑里传来嘈杂的声音。人们的呼喝声、女人的笑声、凌乱清脆的碰撞声,还有许多说话的声音,只是无法听清在说些什么。

     这是来客人了吗?真是无法想象玉先生会有这么吵闹的客人。我犹豫着要不要推门进去。毕竟如果真是客人的话我这样直接推门而入未免太失礼了一点。

     “嘎吱——”

     老旧而沉重的门板在打开的时候发出了近乎刺耳的声音,玉苑的大门在我做出决定之前被人打开。那些嘈杂的声音也在同一时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晚上好啊,叶小姐。”白子站在对面,左手扶着门板,另一只手举着油灯。跳动的橙黄微光在他的脸上打出一片深刻的阴影。他的身后是空无一人的店铺。

     ……

     真是差点儿被吓死。

     几分钟后我坐在店铺的椅子上,端着白子给我倒好的茶水安慰我那受到了惊吓的心灵。也不怪我一惊一乍的。就算我早就知道玉苑是个满是灵异的怪地方,但是在刚听过明老先生讲的那些事情之后立刻遇见这种事情,被吓炸毛也是情理之中吧。

     “先生和黑子出去办事了,留你一个人不放心。”白子坐在我对面,保持着微笑的常态表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笑我胆小。“所以先生让我留下来陪你。一来省的让你害怕什么没必要害怕的东西,二来呢,你还不太熟悉玉苑的工作,有我在也能让你少犯点错。现在你算是初来乍到,还是有可能还会发生一些你不知道怎么处理的情况,我会先帮你解决。等过一段时间,你大概就能一个人了。”

     “好——的——”我还真是要谢谢你啊……

     “对了,”白子并不介意我那没精打采的态度,眯起本来就因为笑容而变成月牙的眼睛,凑过来神神秘秘的说“你想不想知道刚才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不会真的是一群鬼吧……我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等着白子揭晓答案。

     白子继续压低声音,用一种严肃的表情说:“刚才的声音因为……当当当当!”他突然拿出背在身后的手,把一个手机举到我眼前。

     我没什么防备,被白子突然来这么一下子,差点儿从椅子上翻下去。

     “哈哈哈哈……”白子笑得蹲在地上起不来,我顿时明白我被这家伙耍了。

     “喂!”

     “刚刚下下来的电视剧,要不要一起看?”白子扬了扬手机,点了播放键。我在玉苑门口听到的那些声音便从手机中喷涌出来,看样子音量是调到了最大“毕竟这里什么都没有,太无聊啦。”

     我忍不住吐槽:“身为千年的老古董了居然还懂得怎样玩手机……”

     “那又怎样?”白子笑着还击“只能说明我的智商最低也是和你们人类持平的嘛”

     ……

     很好,在下输了。

     ……

     从一半开始看,到现在还没看懂的电视剧还是很吸引人的。至少在无人光顾的毫无吸引力的店里是这样。

     隐隐有钟声传来,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刚过十二点。我再看了看白子,他现在的状态大概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睡觉。我叹了口气看向四周,打算找一条被子之类的东西给他盖上。就算知道这小孩根本就是个非人类,不过我还是觉得给他盖个什么东西比较好。

     啊,有了。

     视线触及左上方的一处架子上,那里有一条卷着的毯子。

     我起身走向那里。不过刚走两步,就听到了敲门声。有客人?我回头见白子还趴在桌上,迟疑了一下,走过去打开了大门。

     门外空荡荡的一片。

     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恶作剧呀!我呆了一下,略气恼地把门关上。

     “寐歆。”白子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搬了一张椅子放到了自己的对面。“麻烦泡两杯茶?这位客人可是远道而来呢。”

     远道而来的客人?

     我只能看到白子。

     看来这次的买主不是人所能察觉到的?

     “好。”我答应一声就往放茶叶的地方走。

     “哦,还有茶叶罐后边的架子上,第五层中间……偏右的,那里,嗯,有个黑色的长方形盒子。把它和它的标价一起拿来,客人看中了那个。”

     “哦……好”

     我看那个盒子体积并不小。大概二十厘米宽,一米多长。盒子上端端正正的摆着作为标价的小木盒。

     真是的……我不觉得我能一次吧茶水和这盒子一起搬过去,只好先泡好了茶,端在白子和对面椅子的中间再去拿那个黑色盒子。

     我站在架子边,伸出一只手去。在碰到盒子的瞬间,我以为我碰到了冰块。刺骨的寒冷顺着指尖滴进指骨,再在骨头之间漫延开来,几乎要把我整个人冻在原地。不。是已经冻在了原地。我拼命的想要收回手臂,可是我已经被冻住了,连眨一下眼睛都做不到。

     真的好冷。这大概是我经历过的最冷的一个夏天。

     好在我没被冷冻太久。

     白子来到我身边,把一个什么东西挂在了我身上。一瞬间所有的寒冷都消失了。我还能感觉它们在指尖徘徊,它们只是离开了我的体内而已。

     “这又是个什么情况!”缓过来的我怒瞪白子“我怎么没听说去取个商品也有生命危险啊。”

     “的确没什么生命危险啊。”白子看起来无辜的很“最多也就是只能一动不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