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贰拾叁
    虽然这次的回答短的可怜,不过玉先生说话一向如此。这样想想也觉得安心了许多。

     一路上渐渐的能看见天边如墨的夜色开始泛白,我困得要死却仍然在想刚才一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我记忆里的苏北禋与刚才的那个人完全对不上号,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都有很大的差异。

     记忆里的苏北禋,一直都是一个由短发、无框眼镜、衬衫校服和一本厚厚的牛皮纸封面的书拼出的形象。对,就是一副文艺青年好学生的样子。而且他也的确是学神,万年年级第一。不过他并不是受老师喜欢的那种学生,所有教过他的老师大概都对他很头疼。

     至于我是怎样认识苏北禋的……应该在初中刚开始没多久的时候吧。

     我的初中是在唐城四中上的,学校并不大,学生很少。每个年级只有六个班,每个班只有不到四十人。这在人口很多的唐城来说简直是个奇迹。

     初一年级的课程比起小学多了不少,所以开学最初的几个星期内几乎所有人都是晕乎乎的状态。我也不例外,没什么心情跟着课堂走。那天大概是英语课吧,我坐在窗户边上,把整个校园看得清清楚楚。天空放晴,暖金色的阳光像琥珀一样把校园包裹起来。修整得整整齐齐的草坪上突然跑过一个白色的影子,真的像是旋风一般把我吓了一跳。等我反应过来,意识到刚才跑过去的似乎是个学生——应该是个穿着白衣服的男生——他身后居然还追着两个校工。

     “唉唉,那位大哥是哪里的牛人啊,真厉害。”身后的男生也看到了这一幕,推着同桌赞叹。

     很快,全班的同学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小声讨论着,引发了不小的骚动。直到最后脸黑如碳的老师把桌子拍得震天响,我们才安静下去。

     不过上课时的嘈杂消失了,整个校园内的议论声却越来越大。到处都是有关这位牛人的议论,想不知道都不行。

     “呐呐,他们说的那个‘那天被校工满操场追的’人,你看见没有啊?”

     “哎?我不在窗户边上,没看见啊。”

     “我看见了!好像是穿着白上衣,跑的飞快。我只看到了一个背影,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两个校工追过去了。”

     “不是吧,真的假的,你真看见了?我还以为是有些人造谣呢。”

     “大概是真有这事吧。不过……那个牛人是谁啊,是不是外校的小偷什么的,偷东西被发现了。”

     “不是。有一个二年级的学姐说那是她们隔壁班的一个学生,学习超级好的,万年年级第一来着。”

     “骗人的吧……那种传说中的好学生怎么会作出这种事情。他们不都……”

     “你想多了,那位学长只是学习好而已,惹出来的事多着呢。他们说啊,这位大神学长初一刚入校的时候就敢找初三学长的麻烦呢,最后……”

     身旁同学们的讨论,我并没有怎么在意。毕竟我和那位“学长”并没有什么交集,我知道的这个人,也无非是身边的人们口中的八卦罢了。我的生活里没有这个人,所以对我来说,这个人是否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都不重要。

     大概是上帝对我这种自私的想法很不满,所以当一个月之后,把这一茬八卦忘得精光的我翻墙逃第二节晚自习的时候,被敬业的看门老大爷抓了个正着。

     和我一同落网的还有一个一看就知道是不良的黄毛、一个胖得像猪八戒一样的红毛、还有一个好学生气质爆表的校服男。

     看门大爷像押战俘一样把我们带向教学楼。估计他会把我们送回班里,这次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我走在最前面,身后是校服男。看门大爷走在最后,大概是想看着我们,省得我们不老实。我磨磨蹭蹭地不想走,移动的速度像个蜗牛。

     等快到教学楼底下了,感觉身后有人小声说:“想不想再跑一次?应该逃得掉哦。”

     还没等我有什么回应,那人就说:“我数完三二一之后你就跑,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墙那边翻过去就好。跑得慢的话就只能被这老头拎回去了。”

     “三——”

     哎?

     “二——”

     啥?

     “一——”

     ……我……这人刚才说了点啥?

     “跑!”

     在我彻底明白过来之前,我那还有点浆糊着的脑袋就先遵从了这个命令。猛地转身,撒开退就往墙的方向跑。

     校服男就是那个数三二一的人,真是人不可貌相,我服!

     而且这个理应“文弱”的好学生跑得飞快,我拼了老命了还是赶不上他。

     看门大爷刚刚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气得直冒烟,估计差一点儿就会升华掉。我拼命地跑,害怕被追上,没敢回头。不过听声音,这敬业的老爷子应该是追过来了。真是难为了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还跟着我们一起跑步。

     很快我便跑到了墙根,面对着不太好翻的墙有点心急。平常倒是没什么,可是现在有一个气疯了的大爷追过来,我心虚着就有点发挥失常。

     眼看着大爷就这么逼过来,再不翻过去我可就要再次被抓了。

     “别慌。”校服男蹲在墙头上,推了推眼镜一脸的淡定“你借着惯性先跳一下,到那里之后,那边的墙上有一块掉了,踩着那个扒到墙头就好。”

     我下意识地就按照他说的去做,狼狈不堪,不过还是成功地爬上了墙头,可喜可贺。

     老大爷气急败坏追到了近前,指着在墙上的我俩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真担心这位老人在这个时候两眼一翻背过气去,那我到底要不要下去看看就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了。而且那个被追上的黄毛也不是个好人,看到老大爷被气成这样子也不知道去乖乖做个心理安慰。趁着老大爷的注意力都在我们两个成功逃犯的身上,蹑手蹑脚的从另一个地方翻上了墙头。

     最后只剩下可怜的老大爷扣着可怜的红毛胖子。

     成功潜逃三人组在墙的另一面小小的默哀了一下。黄毛大概是在为他的倒霉同伙默哀,我真心有点同情老大爷。至于长着学霸脸的校服男同学……

     “兄弟你行啊。”黄毛拍拍他的肩,“比我还能跑。你叫什么?”

     “苏北禋。”能跑的学霸再度推了推眼镜,微笑。镜片反射的路灯灯光就像传说中的腹黑之光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