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叁拾贰
    我叶寐歆长这么大,第一次亲身实践了什么叫做“软禁”。

     等到确认周元夏走了之后我也去试过。屋子的门不出预料地无法打开,所有的家具都好像是从地上长出来的一样让我没办法推动哪怕一毫米。所以在折腾了一番之后我就继续抱着被子缩在床上,渐渐地过了不知多久就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我大概是饿醒的。

     溜进鼻尖中的香气和肚子里发出的“咕噜噜”的声音一起把我从睡梦中拽出来。打量四周,没有一个人影。倒是床边多出来了一张小桌和一把椅子,桌子上是一份粥菜,香气就是从这份热气腾腾的餐品中冒出来的。

     我咽了咽口水,决定不吃这顿来历不明的饭。不过肚子里的叫声让我感觉十分地火大,索性就坐起来开吃。反正他们那些人如果真的想对我怎么样,也不用再吃的里做什么手脚。

     一碗肉末粥,陪着清淡的小菜,味道出乎意料的好。

     我几乎是把所有的东西吃了个精光,作为一个吃货来说这一刻简直完美。不过完美的也就是这一刻而已。因为在下一秒,当我手里还捧着见底儿的粥碗、嘴角还沾着汤渍的时候,三朝元老木着脸推门而入。

     ……!!!

     我忍着扔汤碗并伸手擦嘴角的冲动僵在那里。倒是周元夏反应很快,转身出去就把门关上了。

     抱着一肚子的无语翻找出纸巾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听见有人问周元夏:“元老你不是要进去吗?”

     我赶紧把碗盘收整齐,来到床边做好。

     刚坐下来门就被打开了。周元夏走在前面,平平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来。七暖和lion跟在他后面,此时我倒是有些庆幸,若是同时让着三个人看见我刚才的尊容那我真是可以考虑找块儿豆腐撞死好了。

     他们三个人进来倒是没有坐下,周元夏不说话,我也不想先开口问他们。

     倒是七暖很欢快地跑到我身边,表情夸张地有点好笑:“寐歆,我说服他们让你住在你们队的院子里。你可以离开这个小破地方啦。”

     “我们队……的院子?”虽然不能确定是哪里,但应该是个不限制自由的地方。

     “对啊,就是你……们的小队平常住的地方。“七暖点头点得像个点头娃娃“而且天宫之内你可以随便转转。”

     “天宫?”

     “就是这里啦。你随便转就好,反正你自己也出不去。“七暖拉着我就跑,像是怕我非要赖在那里一样。

     我被七暖拉着跑出去,回头看见周元夏还在原地站着,阴影里他的表情看不清楚。倒是lion那家伙在我看过去的时候正好没骨头一般倒进了沙发上,真是一分钟都站不起来。

     不过他们很快便被抛出了我的脑海,因为我看见了令人震惊的景象。

     映在我眼中的满满都是古意盎然的亭台楼阁。深深浅浅的木色点缀在一片浓郁的绿色中,彩色的锦旗从楼上垂下与各式牌匾相应。七暖拉着我顺着木质楼梯跑下去,在一阵的踢踢踏踏吱吱呀呀声中跑下小楼,站在楼下院落里的一片柳树中。

     “现在不是冬天吗?”我看着眼前的美景赞叹,十分怀疑眼前的景色的真实性。

     “天宫里只有初夏。”七暖指着错综复杂的石子小路中的一条“从这边走就是你们心宿的院子了。你第一次走肯定会迷路,我带你过去好了。”

     “好啊,你们一直都住在这里吗?”

     “差不多吧。可以说是大部分的时间都住在这里。”

     我跟着七暖走在小路上,看着不同的路径交错又分开就不禁感叹:“你们现在不会走丢也真是个奇迹啊。”

     “哈哈哈,走多了就好了。”七暖拉着我又快步走了一段,渐渐慢了下来“到了,就是这里。”

     “这里?”我们确实是来到了一片建筑的前面,不过这就是心宿的住处?

     没有我想象中古典宫殿犹如故宫的那种高墙飞瓦,只有一圈不知名的藤蔓勾勒出院子的轮廓。袅袅婷婷的嫩绿色上点着零星紫红色的小花,连院门也是藤蔓缠出的拱门形入口。

     明明是初见,却有种熟悉到无以言表的感觉。

     有点像是当初看见玉苑。只不过惊喜没有那么强烈,更多的倒是怀念。

     我把七暖落在了身后,一个人走了进去。

     院子中还是小路,只不过是平滑的青石板铺成的。几栋独立的小木屋散落在院子里,被不同的植物包裹着。院子中间是一方水潭,上面架着一座小木拱桥。远远地看过去就发现水潭上有东西,走进细看发现水面上满是鹅黄色的莲花,衬着草绿色的莲叶几乎铺满了大半个水潭。有微微的风,莲叶和花却摇得很厉害。最终一尾金鳞的鱼儿跃出水面做了一个完美的弧线,独留几个泡泡浮上来。

     “怎么样?”七暖在我身后,微微上扬的声音也表现出了她对这里的喜爱。

     “很喜欢。”

     “呐呐,你住的地方就是那里。”七暖伸手指着前方离水潭不远处,两层的木阁楼。

     “谢谢你。”我转过身,却发现除了七暖外,她身后还站着周元夏。他站在我们身后,也不知道来了多长时间。

     “怎么了?”七暖看我愣神,有些茫然地问我。

     我示意她向后看,她回头看见了周元夏:“你什么时候来的啊,一声不吭在那里想干啥?!”

     “用得着告诉你吗?”周元夏看了一眼七暖后走上前。

     “你来这里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抽了什么疯,莫名地就冒出这么一句话问他。

     不过周元夏这一次倒是没说什么“用得着告诉你吗”之类的话。他指了指又手边的一处被蓝色花海包在中心的房子:“那是我住的地方。”

     “啊?”这货怎么也住这里……

     “我是心宿的现任队长。”周元夏打算离开“你可以先去你的住处看看,少什么东西可以去找我帮你拿。”

     “等等、这个等会儿再说。”七暖没等我回答就拦在了周元夏的面前“lion在哪里?你们两个不是一起在后面的吗?”

     “他?”三朝元老略略沉吟了一会儿,一脸认真地回答“哦,他死活赖在沙发上不起来,我拉不动他,就把他锁在那里了。”

     “啊?!”

     “……”把人锁在那里真的大丈夫?我看着七暖冲出去的身影略感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