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叁拾壹
    “嗨,欢迎回来,虽然你回来的时间比我想象中要早很多。”面熟的短发美女看着我的眼睛打招呼。

     我对她的登场方式微微的抽了一下嘴角,打心底里同情方才的那位壮士。之后才有些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她曾经来玉苑找过我,貌似一直都跟我很熟的样子。

     “你是谁?”我弱弱地,生怕也被高跟鞋来这么一下子。

     对方眼里闪过一瞬间的失望,不过很快她就伸出手指状似不经意地去缠耳边的一缕红色头发,把她的这点儿情绪掩饰掉。“我是斗宿的队长,名字是七暖,你也可以叫我七七,或者七队长也好。这里的其他人都是心宿和斗宿的现任队员,其实变动不大,但是也不知道你还认不认识。”

     我不知道面对这样的介绍该怎么回答,只能保持一种不知所措的沉默。不过现在我终于有时间好好打量一下四周。

     除却坐在我床上的七暖、倒在地上“生死未卜”的那位壮士和有点儿怯怯地站在床尾的小萌正太,这个不大的房间里还有四个人。一个陷在旁边沙发里好像浑身都没有骨头的金发眼镜男,看起来像是个国际友人。沙发后靠墙站着的是一个和小正太很像的小萝莉,看样子这两个小孩子是双胞胎,脸上有一片菱形的蓝色花纹。还有一个大概是成年男子的人,西装领带,衣冠楚楚,只是看不见脸,因为头上套着一个在眼睛处挖了两个孔的便利店牛皮纸袋子,真是标标准准的怪蜀黍形象。最后一个是个看起来终于正常的文静少女,衬衣短裙,颇有几分校园清新美好的味道,浅栗色的头发自然地披在身后,满是安静美好的淑女模样。

     “那个,你们好,我是……”

     “我们都知道你是谁,你是叶寐歆,是心宿的前队长。”七暖看着我,像是在让我认同她的话。

     “不是。”我看着她没有表情的脸和有些急切的眼睛,几乎没有思考就做出了我的判断“我是叶寐歆,但我不知道什么是心宿。我只是一个在玉苑打工的普通人——我知道你们不是普通人,就像我知道玉苑也是一个特殊的地方一样——但我完全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违背我的意愿把我带到这里。”

     “你不是。”七暖反驳,却说不出其他什么。

     我感觉气氛好像被我闹得有点僵。

     “我希望你能记得他们,”七暖也不再和我僵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队员换了两个,你们队也是。不过这些老队员还都认识你。他是你们队里除了周元夏外唯一一个老队员了,霍狼,你们原来都叫他‘一大坨’,不过现在倒是没多少人叫他这个外号了。”

     躺在地上装死的壮士总算是睁开的眼睛,看着我笑容憨厚:“祭祀队长,好久不见了。”

     我完全没有什么感受,只能木木地默然点头。我可能与他们的前队长特别像,所以他们认错了,或者是故意认错了吧。

     “我们队的老人留的比较多,Lion和科学家都是比我这个队长资历更老的。”七暖指着窝在沙发里的金发男和西装怪大叔。

     以一个奇怪姿势陷在沙发里的金发眼镜一动不动,完全无视了所有人的存在。倒是被七暖称为科学家的头套牛皮纸袋子的大叔很有礼貌地向我行了一礼。

     我对怪大叔点头,又感觉他可能看不清,赶紧清了清嗓子:“那个,你好。”

     “最后这三个字都是在你离开之后加入的新人了。我们队里的这对双胞胎,哥哥沈子渊,妹妹沈子涵,虽然长得像,不过性格却完全不一样。而你队里的小新人才来没多久,叫闻闻,听闻的闻,能力和她的名字一样特别。”

     我沉默,没办法给这个期待着什么的人一个回答。但是感觉什么都不说又太过尴尬,只好问七暖:“一个队里只有这几个人吗?”

     “一个队是五个人,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五个人啊。我点了点头,刚想再说点什么,就有人推门进来。

     是哪个把我“拐带”到这里的那个!

     “‘三朝元老’回来啦。”窝在沙发里的lion有气无力地拖着长腔打招呼。

     三朝元老?我看着七暖,一脸懵逼的样子。

     “哈哈,这是周元夏的外号。这货的名字里面正好有周、元、夏三个朝代,所以就有了这个外号了。话说这外号还是这货刚来的时候你给起的来着……”也不知道是我一脸懵逼的样子太好笑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七暖解释的时候眼睛里是藏都藏不住的笑意。

     不过我可笑不出来了。什么叫“这货的外号还是我取的”……我真不认识你们好伐,从来都没有失忆过所以也不要给我什么你失忆了所以不记得这样的借口好伐……

     “七暖。”周元夏从门口走进来,冷冷地看了笑得有点想刹不住的七队长。

     屋子里静了静,气氛好像更加的不好了。在地上装死的霍狼像装了弹簧一样“刷——”地站起来,看样子是对这位刚进来的三朝元老敬畏有加。

     “七暖,队长她现在记不得我们,所以你就不要拿过去的事情烦她了。”

     七暖难得收了声,没有再说什么。

     周元夏就在这一片沉默中走到我面前,微垂的眼帘下看不出什么情绪:“你就在这里休息吧,这一段时间就先呆在这里。”

     “这里是哪里啊?快让我回去,会有人担心我的。你们这么长时间不让我回去肯定会有人报警的……”

     “放心,不会的。”周元夏已经开始赶人了,其他人都开始向外走去。他走在最后面,推着满脸放心不下的七暖走到房间外面,瘦瘦高高的身影此时就像个怪兽一般“你在这里呆一段时间,说不定有利于你的记忆恢复。”

     “我现在是在哪里?”我还抱着一线希望,没准能跑出去或者通知别人来救我的希望。

     “这里是天宫。‘我觉得我应该是被一群脑子大概不太正常的超能力者拐卖’了,打算用这样的理由求助或报警吗。我觉得我们这里的条件至少要比神经病院要好一点。”周元夏站在门口回头,一句话把我的想法打灭了大半。

     屋子的门被关上,虽然还有灯,但感觉暗了不少。

     我抱着自己缩在床上。最近这是什么鬼的遭遇啊,天宫……天宫又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