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这个杜鹃啊
    “喂!安七月!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安雨晴道。

     安七月明显走神的样子让她很不爽,自己说的口都干了,这死丫头竟然在走神!真是气死她了!

     “哦,你说了什么。”安七月略微带着点歉意道。

     “喂你!”安雨晴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她,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安七月!这死丫头!

     要说这世上最气人的是什么?无非就是自己自鸣得意的费了大力气想要打压对方,可对方却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还不痛不痒的毫无损伤。

     “说完了吗,说完了我要关门了。”天黑了,该吃饭了。

     安七月想道。

     安雨晴被安七月淡漠的表情气的跳脚,这个死丫头,被狠狠修理了一顿不够,消失了好几天才回来,现在面对自己的嘲笑竟然也不哭了!这死丫头,这死丫头真是......安雨晴忽然想到什么,咧嘴笑了。

     “喂,安七月,你好几天没回了,你这几天都去哪里了?”安雨晴上上下下扫视了安七月一眼,还是几天前穿的衣服,老师也说有人替她请假了,替她请假的人是谁?男的女的?她这几天都住在人家家里吗?安雨晴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带着兴奋的光芒。

     “怎么,你很想知道我住哪里?”安七月又笑了。

     “喂!你这什么态度?”安雨晴怒了,“你好几天不回家也没有去学校,你说,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你这几天是不是都住在那个野男人家里?你就不怕我告诉爸爸,哼!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安七月从小最是在意安华城对她的态度,生怕安华成觉得她不是个听话的好孩子,所以安雨晴每一次用这个去威胁安七月总是屡试不爽。

     “那你就去吧。!”

     安七月关上了房门,忽然没有了应付她的心情。

     只怕她要失望了,以前那个安七月最是在意的东西,对于此时的她来说,什么都不是。

     “喂!安七月你竟然敢关门!你出来!你滚出来,你给我说清楚这几天都去哪儿了?你是不是去野男人家里睡觉了?”安雨晴故意说的很大声,尖锐的女生再次划破整个楼梯间,“安雨晴!你是不是做贼心虚了?你这个贱女人生的野种!你就和你那死了的妈妈一样都是下贱的......”

     安雨晴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房门再次被猛的打开,安七月幽暗的眼神好像黑洞一般朝她席卷而来,瞬间就要把她淹没。这是怎样的眼神啊,好像一只困兽最后的悲鸣,带着无尽的哭嚎和绝望想要把周身的一切都无情的撕个粉碎。

     安雨晴愣愣的看着她,瑟缩了一下,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你还有什么事吗?”安七月一手扶着门把手,问道。

     安雨晴再次朝安七月看去,却见她双眼平淡无波,然道刚才自己眼花了?

     她忍不住伸手轻抚胸口,此时还能清楚的听到胸腔里的心跳声如雷击一般一下一下的敲打着她的耳膜,喉咙里像塞了团棉花一般说不出话来。

     “没事我可以关门了吗?”安七月面带询问道。

     安雨晴下意识的点头。

     “你慢走。”

     她竟然还看到安七月礼貌的点点头,这才轻轻关上了房门。

     一阵冷风吹过,安雨晴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迈着僵硬的步子朝楼梯口走去。

     “对了。”

     转角的地方,她听到声音往后看去,却见安七月站在门边,露出半张脸。

     “雨晴妹妹,我是提醒你走楼梯的时候小心一点,别摔着了。”安七月说完再次关上了房门。

     安雨晴慢慢瞪大了眼睛,忽然“啊!!!!!”的一声,下楼梯的时候她脚扭了一下差点滚下楼梯,“妈!妈!”她哭喊着冲进了六楼。

     靠在门后的安七月这才松开紧紧握着的拳头,一步一步挪到客厅的沙发旁,坐了下去。

     想她这一辈子过的日子从来都是众人奉承巴结,小意揣测她的心思,恨不得天上的月亮都摘下来小心翼翼的捧到她的面前只为博她一笑,又何时被人指着鼻子骂过?

     不过妈妈这两个字,永远是他的逆鳞。

     “安七月你这个死蹄子,你给我滚出来!”伴随着一声怒吼,门被踢开。木质的房门“啪”的一声撞在墙上又弹了回来,左右晃动,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杜鹃满脸阴鸷的盯着安七月。

     来的还挺快的,不过房门再摔几次估计就得换了,安七月想道。

     “阿姨。”安七月站了起来,礼貌点头。

     “安七月你敢吓我!”安雨晴从杜鹃身后钻了进来,气呼呼指着她道。

     安雨晴气的要死,只要想到刚才自己竟然被她那个眼神吓到,然后差点摔倒落荒而逃的倒霉样子,她就恨不得撕了安雨晴的脸。

     长这么大她安雨晴什么是在安七月面前怂过?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要是被安雨生那个死小子知道了,还不定怎么嘲笑她呢!越想安雨晴越气,狠狠的跺了跺脚,怒火腾腾的看着安七月。

     “妹妹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安七月面露惊讶。

     “啊!你说什么呢!谁是你妹妹!你再说一遍!”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安雨晴气急败坏,她最看不起的就是安七月母子,从来不允许安七月叫她妹妹,当然,要她叫安七月姐姐,那更是天方夜谭!

     “安七月,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谁让你这样叫我的,谁让你叫的,谁是你这个野种的妹妹!”安雨晴不依不饶的冲了进去,指着安七月的鼻子破口大骂。

     杜鹃沉着脸跟在她后面也走了过来。

     “好,我不说,妹妹别生气了。”安七月低眉顺眼道。

     见安雨晴手指又戳了过来,安七月稍微避开了些,淡淡的再次道,“哦,是雨晴,我又说错了。”

     “哼!算你识相!”安雨晴得意洋洋的瞪了她一眼,她还以为被揍了一顿安七月被揍出气性儿来了呢,没想到还不是和以前一样就是一滩烂泥,随自己搓圆揉扁的。

     “你脸上怎么了?听说你好几天没回家了?”看到安七月在女儿面前不敢反抗,杜鹃满意的看了眼安雨晴,八字打开坐在了沙发上,就像这间屋子的主人。倒是安七月低眉顺眼的站在一旁,和个丫鬟似的。

     “恩。”安七月道。

     “你这死丫头,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身为女孩子就要洁身自爱,你说你才十几岁,怎么?就忍不住找男人了?还有你这脸”杜鹃看着安七月脸上青青紫紫的伤心里痛快极了,口沫横飞道,“好好的学不上被人打成这个死样子,你真是丢尽了我们安家的脸!”

     安七月淡淡站着,没说话。

     “妈你不知道,她被打是活该的!她竟然写情书要和男生表白,被人家正牌的女朋友发现了,这才被揍了一顿呢!”安雨晴摇着杜鹃的手臂,得意的看着安七月,迫不及待道。

     就算杜潇潇只是痴心妄想又怎样?

     就算那封信是自己设计的又如何?

     安七月你等着瞧,看我怎么收拾你!

     安雨晴得意洋洋的看着安七月,好像已经预见了待会她是如何被修理的很惨。

     “什么?真的是这样?”杜鹃看着安七月,果然再次沉下了脸。

     安七月笑了,这是准备行使身为安华城妻子的权利了不成?

     不说尹秋水从来就没进过安家的大门,就算进了,也轮不到她杜鹃对自己指手画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