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这个妹妹
    等乔飞忙完手头的工作赶到医院的时候,安七月已经离开了。

     叠的整整齐齐的被褥,床头放着一个信封。

     乔飞展开信封,一行行娟秀的字体跃然纸上。

     “小姑娘写字还挺好看的。”

     安七月信上大致的意思是,感谢乔飞的救命之恩和这几日以来的照顾,另外医药费的钱她现在只能欠着,过段时间有钱了她在还给乔飞,最后她还留下了自己家里的地址。

     乔飞笑着摇摇头,送安七月来医院的第一天他就通过老师知道了安七月家里的电话,只是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去过安七月家里他才知道安七月的母亲三年前就过世了,父亲好像......

     乔飞叹了口气,随手把信封塞到了上衣口袋,又去结了这几天药费住院费等等各种费用,这才离开了医院。

     -------------------

     这是一栋七层的旧楼。

     房子所在的小区有二三十年了,小区位于衡水市的一条老街,小区所有的楼房都没有电梯,门口的保安亭只有一个七十多岁的大爷守着,上了年纪,眼睛有些花了。

     “闺女回来啦。”

     老大爷笑着和走进小区大门的安七月打招呼。

     她笑着笑着点头。

     和原主一样,就算老大爷称呼这个小区所有六十岁以下的女性都是“闺女”,安七月也每一次都会笑着回应他。

     排在第二栋的大楼,楼下铁锈斑驳的大门开着,安七月走了进去,沿着楼梯一步步往上。

     这里的每层楼都是对门的两个户型,安七月走到六楼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看了眼门上贴着年年有余的朱红色防盗门一眼,直直往楼上而去。

     摸出钥匙,开门,反身关上房门。

     钥匙挂在了门边的墙上。

     进门就是客厅,左边是厨房,再往里是卫生间,另外一边依次是带着阳台的主卧和一间次卧。房子当时显然只是简单装修了一下,刷着腻子粉的墙壁已经发黄,很多地方外皮翘起,隐隐有脱落的迹象。

     这一切都和原本那个安七月的记忆中一样。

     偶尔她还是会有些恍惚,真的重生了啊。

     重生在这个十九岁的安七月身上,原来的自己已经死了。

     往事不堪回首。

     那就向前看,向前看。

     这几天经历过最初的狂喜之后,她已经渐渐地平复了心情。

     父亲车祸而亡,母亲心脏病去世,而自己则面临截肢在轮椅上整整度过了八年的时间。

     她曾经感谢老天爷的怜惜,让她遇上了这世上最好的男人,又帅也温柔体贴,爱她呵护她,就算十年无性的婚姻他也依然不离不弃,视她若珍宝,若不是......若不是死前的最后一刻,她也不能知道那人原来是地狱来的魔鬼,披着人皮的伪善下,面目狰狞,把她的亲人剥皮拆骨一口一口的吞吃入腹。

     好在最后她知道了真相。

     为时不晚。

     所以说,老天有眼。

     安七月垂下眼眸。

     “砰砰砰”

     忽然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安七月开门,我知道你回来了,开门!”

     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啊。

     安七月抬手轻抚脸颊。

     身上的伤被衣服遮掩着看不到,可脸上消肿之后留下的青紫依然有些明显,被打破的嘴角也结成了黑红色的珈留在唇角,这几天每一次吃饭都会不小心牵动嘴角。

     还真的有点疼呢。

     安七月冷笑。

     “安七月你死了吗?还不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出来,再不出来我踹门了啊!”外面嚣张的声音依然继续,伴随着更大声的踹门声,木质的房门被打的啪啪作响,一层薄薄的灰尘散了开来。

     “安七月你这个野种,你......”声音戛然而止。

     却是安七月毫无预兆的打开房门。

     “你有事?”安七月看着门口的女孩淡淡道。

     女孩子长的挺清秀的,特别是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好似会说话似的,这人品嘛......就可惜了。

     安七月想道。

     “你......”女孩子楞了一下,紧接着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哈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你看你脸上那样,就像一只乌鸡似的,哈哈哈哈哈,笑死了笑死了!”

     安七月淡淡的站着,甚至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的看着她。

     “哈哈!”女孩子好不容易停下,讥笑道,“你这蠢猪!从小到大被我整了多少次都不知道长记性,哼哼,这次被修理惨了吧?谁让你弄脏我新衣服的,笨蛋!”女孩子嚣张的笑声响彻整栋楼。

     安七月暗叹口气。

     就因为那天下雨,原主走路不小心踩到一个水洼,水溅到此人的新衣服上,于是记恨在心的她就在安七月的书包里偷偷放了封莫须有的表白信,让原主白白丢了性命!

     真是可恨,又可悲啊。

     安七月面色冷了下来。

     可恨的是眼前肆无忌惮嚣张跋扈的安雨晴间接残害了一条无无辜的性命!

     可悲的这是那个已经香消玉殒的安七月,因为陈年的胆小懦弱才会导致对方越来越无法无天,最终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看着安雨晴的嘴巴张张合合的,原主的记忆再次涌了上来。

     安雨晴是安七月同父异母的妹妹。

     原本安七月的母亲尹秋水和安七月的父亲安华城是一对恋人,可惜安华城的母亲棒打鸳鸯,导致最后安华城娶了安雨晴的妈妈杜鹃,可那时候尹秋水已经有了安七月,纵然她对安华城不再抱有希望,可她舍不得打掉自己的骨血,于是坚持把安七月生了下来。

     杜鹃紧跟其后,先是生下了安雨晴,马上又生了一个儿子安雨生。后来杜鹃不知道抱着何等心思,听说尹秋水住在这个小区,于是非要闹着在同一个小区,甚至就在尹秋水楼下的六楼买了一套房子,生生的住了下来。

     杜鹃性子泼辣,是无事也要折腾三分的人,今儿个来个指桑骂槐,明儿个带着全家在楼下散散步。

     于是尹秋水日日看着楼下一家人过着温馨快乐的日子,夫妻父女父子过的其乐融融,而自己的女儿却形单影只,只能躲在角落黯然神伤却又羡慕的看着他们,她自己则内心受着无比的煎熬,终于还是在三年前去世了。

     至于导直安七月性格懦弱的原因,无非就是她私生女的身份。

     加上安雨晴姐弟两从小各种层出不穷的欺凌手段,让她越发的胆小自卑。

     从小安雨晴对安七月就呼来喝去,好的时候给个颗糖安抚一下,不好的时候冷言冷语都是轻的,安雨晴偷了家里的钱说是安七月干的,学校打小报告揭发同学抄作业也说是安七月使的心眼,甚至就连路上摔了一跤她都要会告状说是安七月推的她......

     等等等等,类似的事情不胜牧举

     安七月不知道替她背了多少次的黑锅。

     安雨生则更简单粗暴,没事儿也要抢过安七月的早餐在地上踩两脚,或者在她书包里塞两只老鼠,最过分的一次甚至塞了条毒蛇进去,那可不是宠物店那种观赏性的蛇,塞在安七月书包里的可是一条实实在在的带着剧毒的竹叶青!

     若不是安七月那日刚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只怕她的性命早就没了。

     所以说这哪是对待同父异母的姐姐会做的事儿,就是对待不共戴天的仇人也不过如此了。

     虽然那次安雨生也被狠狠的教训了一番,连带着安雨晴也老实了好一阵子,可到底安七月太过懦弱和个面人儿似的,不多久两人又旧态复燃,甚至比以前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尹秋水过世这三年,杜鹃见安七月孤苦伶仃的早就打起了这套房子的主意,安雨晴整起安七月来也也越来越没有底。

     而这次安七月被打事件则是安雨晴精心设计的。

     南希,育德高中无论是颜值和才气都排第一的校草。

     有才又有颜,喜欢他的女生女生如过江之鲫,其中就包括外校那个女生杜潇潇,很好听的名字,可惜却是个小太妹,仗着家庭条件不错纠结了几个女生成立了个小团体,平日里不是逃学唱k就是打游戏,完全不是个正经的学生。

     后来认识一些社会上的小混混,有那些人撑腰,自然一般的学生都怕她。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看上了南希,表白被拒之后恼羞成怒,只要看出现在南希身旁的学生就千方百计的找人麻烦。

     且次次出手狠辣。

     有次一个女生喜欢南希,不知道为何杜潇潇知道了,她找人在放学的路上截下了那个女生,之后把人好好好的一头乌发剃成了光头不说,还想找人强奸了那女生,幸好几个成年男人经过把那女生救下了,饶是如此那女生也差点自杀而死。

     最后那女生休学之后销声匿迹。

     而杜潇潇却毫发无伤。

     育德中学可是衡水市的重点高中!

     可见杜潇潇的背景之深厚。

     而安雨晴用心之险恶,从这一点也能看的出来。

     先是在安七月书包塞了这封莫须有的信,再去找杜潇潇通风报信,想要借杜潇潇的手狠狠教训安七月一番。

     而促使她这样做的原因,不过是安七月不小心弄脏了她的衣服而已。

     于是就发生了刚开始那一幕。

     安七月也不算是个傻到无药可救的,当那封信的落款变成自己的名字之后,她就什么都明白了。

     只是,太晚了。

     真是个傻孩子。

     安七月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