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上山
    天地蝠马这条航道是青山门专为“开春”及“入秋”两个“招生火爆季”所开辟的。他们所行的这一条路线避开了朝白城,直通青山门所在的青山脚下。

     花知扇问了古怪问题后,陌清凉敷衍几句便没再多说。

     半路上,陌清凉和其他人都下了蝠马。

     “再有一刻钟就能到青山了。”陌清凉临走时对他们说。“我还有师门任务,要和师兄弟们去下朝白城。我们有缘再会!”他敛扇作揖,以示辞别。

     花知扇也端端正正垂首作揖,道:“多谢陌公子一路相送,”她稍稍迟疑,又道:“我叫善芝灵,来自未央城,日后有缘,青山上见,到时候再称你一声师兄!”

     陌清凉很意外她会报上名来,说话也如此中听,顿时很是欣喜,温和笑说:“好好好,到时你到走云峰,与守山师兄说找千机师兄便可,若我在,定会出来相见!”

     天地蝠马停的时间很短,短到黄小豆没机会展示自己的存在感就又跑开了。

     这下只剩他们两个人,黄小豆再懒得坚持,一屁股坐下,在这上面站上三四个小时真是煎熬!!他发型都被吹乱了,整个人就像一条被风干的咸鱼!

     若说体力,这男儿身躯肯定胜出,若说耐力,那真是因人而异。

     花知扇也觉得疲累,却依然迎风而立,隐隐有一股不动如山的霸气!

     “我说表妹呀,现在没有外人了,你何苦还硬撑着?”黄小豆忍不住劝她歇歇。

     花知扇淡淡回他:“我又不是坚持给外人看的。我只想知道,用这幅身躯,我能坚持多久……”

     黄小豆却不以为然,“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生活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时候就当及时行乐,苦难时方可苦中作乐,你何苦自己为难自己?”

     花知扇蹙了蹙眉头,说:“我头一次听说你这种不负责任的逻辑!

     我们闲时就应磨砺自己,知道自己的极限,难时才能及时调节战术,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怎可懒惰懈怠,虚度光阴?”

     男生果然满脑子的拳头道理,黄小豆干脆道:“我的人生中没有打打杀杀,也不想有打打杀杀。”

     “怎会没有打打杀杀?”花知扇不理解了。站着转身的姿势太费力,于是她也坐下来,“难道你没有兄弟姐妹吗?他们不与你争家产吗?难道你从不打猎从不受到妖兽袭击吗?”

     黄小豆自动忽略自己那群没知识没文化,还嘲笑自己打不过他们骂不过他们的兄弟姐妹,一下子抓到了关键词:“夭寿”?“妖兽”?

     他转头看了看四下飞速后退的丛林,前方雾气飘渺、巍峨苍翠的远山,头顶湛蓝流云的天空,再看眼前人,这一切于他来讲就如梦幻,若是再贴近现实些,就如自己身在大型网游中。

     难道还有砍怪升级这一茬?

     “妖兽是什么样子?”他两眼冒光的看着花知扇,一脸求知欲。

     花知扇一脸“不懂你”的神情,却没了继续方才话题的兴致。

     自打串魂起,她的内心就没平定过。此时她转回头去,继续盯着前面向往已久的远山,声音在风中显得有些飘渺,“入了青山门,你肯定会有机会见到的,到时候别吓晕了才好。”

     她这么说,黄小豆没被吓到,相反,他异常兴奋起来。

     难道他真进了一个游戏世界?

     方才的兴致缺缺一下变成了兴致高涨,登时腰不酸了、腿不疼了,眼睛都亮了几分。

     还以为入门派是要练武功然后闯江湖,虽然向往那种豪气,但黄小豆知道自己不是那吃苦的料,也讲不来几分义气。就如花知扇说的那样,他是为利来、为利往的,穷苦半辈子(一辈子?),他深知“有钱可行天下,没钱别走半分!”

     当初因为要高考,她不得不放弃游戏,但那个世界让她久久惦念,最终让她名落孙山,为了自己的前途,游戏她只好忍住不再去碰,那个操作犀利的黄小豆也从此隐匿江湖。

     现如今老天给了她一个亲身体验的机会,她可以全身心的投入,不用再想高考那种劳什子的东西,简直帅呆了!

     他站起身,看着这苍茫天地间,忍不住大喊一声,接着哈哈哈大笑起来。

     前面的花知扇一脸见鬼了的模样回头看他。

     黄小豆十分好心情,他的斗志,空前高涨。

     看着花知扇那副倾世容颜,他豪情万丈的说:“等入了青山门,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大杀天下!怎么样?”

     日光破云而出,洒在黄小豆身上,花知扇逆着光,被他大大的笑容晃的睁不开眼。

     但她还是很清醒的回了句:“不可能!”

     黄小豆为她的不配合感到不满,“哎呀,我出去打怪升级,你在家查查串魂是怎么回事,不是挺好的嘛。”

     花知扇用自己的观念理解了“打怪升级”这一词,她这么仰视太累,干脆也站起来,说:“串魂的事是要查,但两个人查总比一个人查要快些。我看你也识字的。”

     看着黄小豆又蔫吧下去,花知扇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打击了人家的积极性。

     果然,黄小豆撇撇嘴,说:“反正着急的人是你……”我可不着急串回来。当男孩子挺好~

     到了终点站。还要走几步才是树林外的大路。

     天地蝠马下面等了一波人,他们的服饰也以青灰色为主,却没有罩纱,偶有几人带了不便宜的玉片香囊。

     见他们两个外人,都有些纳闷,但没有人多嘴。

     都说“看山跑死马”,黄小豆现在信了!

     大老远就看到写着“青山门”三个大字的门楼在山间立着,两人却是走到黄昏,也不见走到。

     大路上来回车马奔走,也有少数像他们这样徒步而行的人。

     这种生活富裕人家的马车,黄小豆也不好拦下。两人只好继续走。

     天渐渐黑下来了,路上人也少了起来,两人只能看见前面有一行四五人的样子,共同点了一根火把,继续赶路。

     他俩没火把,黄小豆聚火在手掌上,花知扇顿觉眼前一亮。

     “恐怕今晚我们去不到山上了,怎么办?”黄小豆问,她从小到大还没露宿过。

     “跟着前面的人走,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青山脚下肯定有住宿的地方!”花知扇很肯定的说,继续往前走。

     果然没走太久,他们就看到了一排灯火通明的房子,路旁的灯笼上写着“青山驿站”。

     中午在茶摊那里,因为急着赶路,并没要太多吃食,现在两人都是又饿又乏,黄小豆竟然吃着吃着就睡过去了。

     花知扇看着趴在饭桌上的“自己”,很是哭笑不得。当然,她的哭笑不得还是一脸平静。

     来到这里的大都是赶了一天的路,于是无人注意一身狼狈的花知扇是个多么貌美的女子,这让她多多少少自在些。

     驿站人多,少有单间,花知扇有些钱财,却被黄小豆告诫“财不外露”,两人选了大通铺,把花知扇推到一个靠墙的角落里,黄小豆就睡在她旁边。

     修整一夜,天微微亮,就有人起床洗漱,接着,其他人也都陆续起来了。

     黄小豆睡眼惺忪的被花知扇提着领子从通铺上捞起,洗脸漱口梳头发,两人都是不声不响。却引得有些人打量的目光。

     “去了青山门,肯定男女分宿,到时候你要自己梳头了。”花知扇轻声细语打破沉静,手上梳头的劲儿却不小。

     黄小豆醒醒神儿,说:“哦~”

     “到时候我们再想法子联系。好了,梳好了,先去吃饭。”系好发带,她转身等他。

     这里的饭菜简陋的很,客栈、茶摊,甚至这里,都是水煮青菜、水煮肉片,里面稍稍有些咸滋味,之前煮的硬硬的饭他就忍了,可这里竟然是一大碗浆糊!哦不,是面糊糊……就不能做成面条、馒头吗?疙瘩汤也好啊!

     看着对面吃相优雅的美人儿,黄小豆总算找到点吃饭的心情。这么糟糕的饭菜能让她吃的这么赏心悦目,真是难为她了……

     青山脚下。

     刚刚进山,空气就变得湿润了起来。爬山有了石阶,这比野地好走太多了,但山脚的阶梯很陡,两人走的颇有些费力。

     他们四周都是些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一路上吵吵嚷嚷,嬉笑怒骂,给这安静的山间平添了几分热闹。黄小豆一度以为,自己这是要去参观某个旅游景点。

     终于到了山门处,仰望门楼,真是又高又大,灰白色的石砌门楼有些年头了,有些青苔爬满门脚,门上雕花盘龙,好不气派,“青山门”三个大字也是写的遒劲古朴,略带苍凉。

     门楼一侧有个巨大的石碑,上有文字,旁有唱碑人。许多人正把这石碑围了个水泄不通,黄小豆好奇,却也挤不进去,只能竖着耳朵听那唱碑人在说什么。

     “……青山门创派于幽朝十年春,分十峰九池八重楼……讲究十门学术不分家……自此,众位各凭本事上山,自有名师大家暗中观察,……祝君好运!”

     说到“祝君好运”,人群呼啦一下散开了。

     就见有人纵身一跃,窜起三米多高,然后几个蹬腿就飞向上山的千级阶梯!

     后面有人惊叹:“好轻功!”

     又有几人纷纷从行囊或是背后拿出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众口不齐的喊了声“起!”然后就见那些东西迎风变大,人往上一坐或是一站,就向山头飞去!

     后面人又惊叹了:“天啊,竟然真有飞天法器!”

     当然大多数的人还是乖乖双腿爬楼梯的,厉害些的是蹬蹬瞪往上跑,弱些的就是跑了几步变成爬……

     黄小豆大张着嘴半天缓不过神来,还真能飞啊!

     花知扇扯了扯他的衣袖,说:“别傻站着了,上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