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花长老的猛药
    黄小豆出了御剑台一时不知该去哪里。

     回小阴峰?还是回太阳峰?或者留在这里,说不定楚心会回这里呢?

     这一刻,他忽然发现,楚心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自己心中已是举足轻重。

     正在他又要开始怀疑人生的时候,花花子来了。

     “徒弟?!”

     他欢欢喜喜的跑过来,身后跟着一匹温顺的青角鹿。

     黄小豆一惊抬起头来,见是他,翻了个白眼。

     “谁是你徒弟啊!”他有些气急败坏的说。

     花花子却并不介意,仍旧笑吟吟的,到他跟前,献宝似得把怀里的小东西抱出来给他看。

     是一只眼睛还没睁开的白色造梦兽幼崽。

     “啊!雪球~”黄小豆眼中瞬间温柔,伸手想要去抱。然而半路又顿住了。

     花花子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不是很开心看到小造梦兽么?“你又怎么了?”

     黄小豆收回手,神色暗淡,道:“不行,我现在根本没有能力养活它。”

     花花子欢喜的脸瞬间就皱了起来,“什么意思嘛你!老子我辛辛苦苦在造梦兽的臭窝旁等了整整一天一夜,看了不知几辈子的幻像,才等到这小崽子的出生,欢欢喜喜的亲自抱它过来送给你,想让你开心些,结果你,你……你就和我说这个?”

     黄小豆被说的难为情,看到这小家伙的瞬间,他的确很开心,可一想到它到自己手中很快又会死掉,就很难过,还不如让它在花花子那里,说不定能健健康康的长大。

     花花子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气囔囔道:“你别想着我会把它养大再送给你,别说到时候它会不会认你,就算现在知道它会认你,我才不要帮你养,想捡现成的,美得你!”

     黄小豆被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一句话也不敢回。

     花花子却还嫌不够,继续冷哼道:“当然了,长不长的大还是两说呢!因为老子根本不会养这么个废物!我还不至于为了哄你这么个小辈,费力去养一个早就知道是废物的玩意儿!”说完,作势要把造梦兽摔在地上。

     黄小豆大惊失色,慌忙想要阻拦。

     哪成想花花子很快收势,轻轻把小造梦兽放到他手里,之后还佯装一脸恼怒,道:“哼!谁管它死活!”说完扭头甩着袖子逃也似的快步离去。

     黄小豆哪还猜不到他的心思,一时心中感动。手中那一捧温热正是一个小小的生命,需要他去呵护。

     “谢谢你,花长老。”他小声念叨着,眼中有晶莹的泪光。

     黄小豆这下有事情做了,再顾不上楚心,毕竟担心也是白担心,反正她没事了总会来找自己的。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研究下如何养造梦兽!

     如此想后,便问路前往莲花峰。

     莲花峰是除了浪回峰外,青山门第二个森林覆盖面积较少的山峰,浪回峰上满是药田,莲花峰上则满是花圃与草甸。

     不过几天的时间,草甸上的野花都落了,有些草枝也开始发黄枯萎,任何东西重复且大面积的铺展,都会给人以震撼的感觉:空旷的草甸与蓝天相应,与远处的阔叶林相合,与身边的映霞池相连,其情景,让人如进梦幻。空中时不时飞过训飞兽的弟子,地上再跑过几匹怪异的坐骑,哦,网游……

     映霞池边也有一座书楼,只有两层,面积很小,书籍不多,但都是有关于驯兽、养兽的。本门弟子只需亮牌子、签名就可入内,随便看,但不可带走,某些书籍还不可抄录。

     造梦兽在角州大陆上算不得珍奇,为一般的宠物型兽佣,但资质好的造梦兽也是可遇不可求的,除了那“蓝雾谜障”的鸡肋技能,造梦兽成年后身上就可自主的散发出一种让人容易产生幻觉的气味,资质越好的造梦兽,其气味反倒越淡薄,但效果却是越好。另外,造梦兽的血液也有致幻的效果,但其味道有一种特殊的辛辣,很容易被发觉,煮熟了还会失去效用。

     因此大多数造梦兽只能当做宠物或是一个让敌人猜忌的幌子,其血与气味可做药引,再就是其皮毛可做衣服,保暖性良好,还很漂亮。

     黄小豆还查到,造梦兽在满月之前不要喂食生冷的水果,最好还是喝奶,什么素食动物的奶都可以。另外造梦兽幼崽十分怕凉,受凉的话会涨肚,诸如此类的信息。

     花花子早就知道黄小豆来了莲花峰,心中很是愉悦。

     一旁的通传弟子恭敬的等候差遣。

     花花子想了想后,道:“这些日子他肯定会过来问你们有没有什么刚产崽的兽佣,你们一概说没有,听见了吗?”

     那弟子很是意外,“这……他毕竟是掌门弟子……”

     “掌门弟子怎么了?我还是长老呢!你听谁的?”花花子问。

     那弟子自然不敢反驳,道:“自然听花长老您的,我这就下去告诉其他饲养总管。”

     花花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嗯,好,你去吧。”

     等人走了,他坐在屋里嘿嘿嘿的傻笑。

     楚心那边问过话后,终是放她回去了。她理所应当的先回御剑台告知自家师父。

     汇报自己无恙但是要去戒律殿挂上罪名后,传掌门话,让严飞羽去太阳峰四合殿议事。

     见师父神色不快,楚心没敢问黄小豆的去向。只得出了门来,问下各位师兄。

     还不等她问,韬悟先找上她。

     看着韬悟手里的寒水君子剑,楚心轻叹口气。她也曾想过自己他日若有一知己,执剑同游、把酒言欢,君子之交,淡薄若水,又惺惺相惜。

     而此时看着对面少年灼热的目光,她心中却是厌恶,毫不掩饰的蹙起峨眉。

     “韬悟师兄,我只是觉得此剑名字甚好,却没有想要拥有它的意思。寒水传导雷电,你用着也算趁手。另外,别再想着送我东西了,我不要。”

     说完转身就走。

     这一处就在御剑台的一座廊内,四周都是师兄看着,韬悟一阵脸热与恼怒。正想发作,要走的楚心却忽然折返回来,他一阵欣喜,身上雷电敛去。

     不料楚心张口就问:“对了,你可知溪风去了哪里?”

     韬悟的怒火再压制不住,雷电上下穿梭,寒水君子剑上也是雷丝滚动,他怒喝道:“我干嘛要知道那小子的去处!”

     话还未说完,楚心面不改色道:“哦,谢了。”再次转身走了。

     韬悟怒喝一声,整个长廊一片焦糊。

     千机就在不远处,见到此情此景,摇了摇头。

     楚心去了兽栏,很轻松的问到了黄小豆的去向,一路寻了过去。

     在莲花峰的路上却碰到了花花子。花花子把她叫去一间茶室。

     花花子上下打量她,见她一脸冰霜,外衣也没穿的找过来,很是好奇,问道:“我说楚心小姑娘,你是真不害臊还是假不害臊啊?全天下都知道你和小溪风的事了,你还敢不穿衣服的跑来找他?”

     楚心低头看了看自己规整的衣衫,确定自己不是没穿衣服,抬起头来,仍旧面无表情的看着花花子。

     花花子看来,她就是一脸懵懂无知。他“嘿”了声,道:“你这小姑娘,真不知人言可畏吗?如果我是你,早就羞死了!”

     楚心不答话,眼睛却瞥向了别处。细想此番经历,若是表妹与自己,此时表妹来找自己,那还真是……真是想躲起来再不见人。

     “哎~这就对了嘛~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好意思和我这个大长老对视?”花花子坐下,喝了口茶,继续问道:“掌门可让你去戒律殿思过?”问完又觉自己这话有问题,喃喃道:“要是思过,应该此时就去了,哪还有闲心来找小溪风?”

     楚心终于开口,道:“确实让去戒律殿领罚了,只是掌门说再过些时候,有他命令再去不迟……”

     花花子也想到了此时的境况。但他并不知道现在门派的境况都是眼前这小姑娘造成的,还能有闲心摆摆长辈的谱。

     “嗯,不过我还是劝你回去吧,反正你们现在都住在玉璋台,也不至于这么迫不及待的相见。”

     楚心闭口不语,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你就那么喜欢溪风?”花花子忍不住,问出了口。

     楚心愣了一下,眼神闪烁几番,难得有些口吃道:“也不是,不是多么喜欢,就是……就是像亲兄妹一样……有安全感吧。”

     花花子对此答案不是很满意,但好歹看到楚心的羞涩了,“少女怀春总是诗,你也该醒醒了!”他道:“青山门那么多山啊水啊大草甸子,你们怎么就偏偏跑鬼溪去了?真是愁人~”他还真是一脸发愁的样子。“行啦,你早些回去,老老实实在玉璋台呆着,若不然,待会下学时,指不定多少人对你指指点点呢!你也脸皮薄些,面对戒律殿的人,你要还是见我时这般没脸没皮,那你肯定要重判许多!守宫砂也能给你点个满胳膊!”

     楚心终究年少,之前只因为没想那么多,又觉得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此时听了花花子这般教诲,立即闹个大红脸,对自己的未来也担忧起来。

     虽还是想见黄小豆,可此时的确不宜相见,只恨那家伙怎么没在玉璋台等自己。

     她低着头和花花子道了谢,之后告辞,听话的离开了莲花峰,回玉璋台去了。

     花花子目送她走远,拍了拍手,颇有成就感。这小姑娘,不下猛药还真降不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