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去洗澡
    黄小豆已经累的不行,方才旁观拜师礼就已经哈欠连天了,此时他开门进屋,趴在床上就一睡不起。

     蘼芜跟进来,关上门窗,本以为黄小豆会与他聊聊天什么的,不料黄小豆不洗漱就上了床去。这让蘼芜以为自己被嫌弃或是厌恶了,感觉黄小豆人虽好看,但并不好相处。

     拜师之前他已经洗漱干净,此时小心翼翼换上寝服便也上了床。久久难以成眠。

     卯初方至,蘼芜闻听对面开门声响,迷迷糊糊起身。他现在只有一床薄被,起身后,发现一旁的床帘仍旧垂着,里面有轻微而均匀的鼾声。

     他轻手轻脚拿出床下的脸盆,又悄声出了门去。

     院中两个人影在打水洗漱。

     “莲动师兄早,禾苗师兄早。”他礼貌的打招呼。

     两人点头回应。

     莲动打好水,三人分用。

     “掌门弟子可起来了?”莲动问道。

     蘼芜愣了愣,“掌门弟子?”

     莲动继续往他盆中倒水,道:“对,与你同处一室的正是我们掌门如今唯一的弟子,你叫他溪风师兄就好。”

     “哦。”蘼芜恍然,怪不得人不好相处……

     “你去把他叫起来,这个时候,该起了!”莲动道,一面把冰凉的井水泼到脸上。

     蘼芜手插进盆中就打了个寒噤,听他这话,更加觉得冷。

     “这……”他犹豫,有些害怕。

     “你放心去叫,不会有事的。掌门之所以让他住到这里来,就是因为掌门没时间亲自管教他,让我们的师父代为管教。既然来了这里,就要同我们一样日日上早课。”莲动道。

     蘼芜有些犹豫。

     “若是师父起来,他还没起,那就太失礼了!”禾苗在一侧嘀咕道。

     蘼芜这才擦了手,磨磨蹭蹭回屋去叫黄小豆。

     院中两人相视一笑。

     且说蘼芜进了房中,清晨迷蒙的光线让人带着丝丝清醒又不真实的感觉。

     他轻轻撩开黄小豆的床帘,见他还是昨晚上床时的趴卧姿势,鞋子还有一只挂在脚上,不禁有些惊叹。

     “溪,溪风师兄?”他轻轻叫着。床上人仍然呼吸均匀,没有动静。

     蘼芜有些着急,看着床上人睡的香甜,若是平时,他是一点儿也不想吵醒他。

     他先去点了黄小豆床旁的蜡烛,这才瞧清掩在被子里的侧颜:暗影中,一道迷人的弧线,浓重的眉目,细密的睫毛,饱满的唇瓣,配合头上散下来的发丝,很有几分撩人。

     蘼芜心跳加快几分。不由得说道:“真好看!”说完,自己却将自己吓了一跳,慌张的捂住嘴,不想动作太大,胳膊肘磕到了一旁的桌上,连带桌上的烛台要倒,他“哎呀”一声,赶紧去扶,却被滴落的蜡油烫了手,“嘶——”他倒吸口气,好在烛台三摇两晃后立住了。

     “唔。”床上人发了声。

     这么大动静,黄小豆再不醒,那真的是猪了。

     他睡眼惺忪的抬起头来,就见昏黄的灯光与迷蒙的天光下,一脸惊慌失措的清爽少年就在他床前。

     他动了动,觉得身上很酸,一侧的胳膊都压麻了,翻个身,还想睡。

     不料那剔透的声音幽幽传来:“溪风师兄?”空了好一会儿又道:“该起床了。”

     黄小豆“嗯?”了声,声线带着几丝魅惑般的慵懒。

     蘼芜心砰砰跳个不停,却不得不重复道:“该起床了!一会儿要去前面做早课。”

     黄小豆又看一眼窗子,光线暗淡,是太阳还未升起,还是阴天了?他坐起身,嘟囔道:“早课?什么早课?早自习吗?”

     蘼芜没太听懂他的后一句,只得答他前面的问话,道:“是莲动师兄告诉我的,一会儿要去早课,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要我去帮你问问吗?”

     黄小豆点头,不等蘼芜动作,就倒在床上,又睡了过去。

     蘼芜只得跑出去,找莲动。

     莲动已经去侍候他们的师父——扶桑大药师起床去了,而禾苗则去前面帮众师姐妹打水。

     蘼芜扑了个空,在院中站了站,便回到屋内。

     床上人又有了均匀的呼吸声。

     有过第一次,这会儿就不那么怕了,壮了壮胆色,他走上前,唤道:“溪风师兄,溪风师兄?”

     黄小豆正梦魇着,他梦到自己正和班里的几个男生在网友里厮杀,感觉自己不是坐在电脑前,而是就在游戏中,一个个的装备爆出来,“啊!紫装!”“啊!金装!”

     然后同学们一个个的下线了,而她却形单影只,不知往哪里去。她叫着同学的名字,然而四周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接着,黑暗中传来一声声呼唤,一声又一声,似是叫她,但又那么陌生……

     正当蘼芜如何都唤不醒黄小豆的时候,房门被拍响,以为是莲动,他急急去开门。

     门一打开,屋里屋外的人都惊了下,蘼芜意外的是,男舍这边,一大早的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进来;楚心意外的是,说好黄小豆一人单间的,怎么刚隔一晚就塞进个人来?

     “你是……”蘼芜犹豫着问。

     “溪风呢?”楚心出口冷清,如拒人千里之外。眼前人面生的很,但能住在这里,想来也是和扶桑大药师有亲近的关系。但这些都与她不相关。

     “哦,他还在里面,睡……”

     不等蘼芜说完,楚心拾阶而上,蘼芜慌忙让开,他自来对女人厌恶又恐惧,这源自灵毒族的母系统治。

     楚心对黄小豆是毫不客气,见黄小豆睡的昏天暗地,她上去就在他后脑勺上重重弹了一下,黄小豆的梦魇立时破碎,“啊呀”一声,惊醒。

     “快些起来,同我去上早课。”楚心不由分说,提他后衣领就要把他拉起来。

     “好啦好啦,不要扯衣领!我这就起来!”黄小豆气急败坏的道。“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喜欢扯我后衣领。”他磨磨蹭蹭爬起来,整理衣服,穿鞋子。

     楚心回身,见蘼芜还在后面傻站着,问道:“你是扶桑师父的新弟子?”

     蘼芜一惊,两眼猛然瞪大,又慌忙低下头去,回答道:“是,昨晚刚刚拜师。”

     “叫什么?”楚心问。

     “管木合,哦不……蘼芜。”他仍低头回话。

     “我叫楚心。”她道,然后看了看身后一身起床气的黄小豆道:“他是我表哥溪风,又懒又傻又笨,以后请你多多关照了。”说完还轻点下头。

     蘼芜慌忙头压得更低,“哪里哪里,溪风师兄一表人才,一看就非池中物!该是,该是他,多多关照……关照我……才是……”

     黄小豆本来挺气楚心那么说他,可听了蘼芜这话,却也高兴不起来。他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还热乎的床,道:“行了行了,不是要去上早课吗?我这就去洗脸!”

     他一步一步往门口挪,一面道:“楚心,你在这儿等我会儿。”

     蘼芜哪好和楚心共处一室,慌忙跟在黄小豆身后出了门,道:“溪风师兄,我盆里有刚打上来的清水,要不我分你一些?”

     在御剑台蹭了一堂早课。黄小豆不会调气,除了能点个火,法术更是一窍不通,这让整个御剑台弟子笑话了一早上,接着就传遍了整个青山门。

     不过在传遍青山门之前,黄小豆先去云知处继续学拳法。

     一上午后,又是一身臭汗。

     “表妹,我想洗个澡,再不洗,就要臭的招苍蝇了。”黄小豆扯了扯汗透的衣衫。

     楚心自己能施咒清洁自己,但也只是去污去尘,不及洗澡来的清爽痛快。

     她点了点头,道:“好,我有个去处,那里没人。”

     两人一路回了小阴峰。

     “千山慕雪掩翠龙,隐仙墨马斩炼赤;朝阳日起过千阶,桃林夕畔醉鸳鸯……”黄小豆念着巨石背后的字迹。

     “嘘——”楚心让他噤声,“虽说这里人少,但偶尔会有人来打水。”

     “啊?那这水面这么宽,怎么洗?”

     楚心指了指水面一侧的石壁,道:“那个方向下面是空的,你憋气游进去,左右都有通道,进去之后就是半封闭的空间。”

     黄小豆有些无语,好在自己是农村娃,从小就和小伙伴玩水,游泳姿势不好看,但还是会游的。

     “可是……现在天凉了,水里,多冷啊~”

     “你是火属性,怕什么?”楚心道。“正好在这里你也可以练习下火法术。今早教你的口诀好好体悟一下,也省得被师兄弟们笑话。”

     黄小豆十分无奈,“吃饭时要背书,洗澡时要练法术,我看啊,也就睡觉的时候最好过~”

     两人开始脱衣服。

     “哎?你也要进去吗?”黄小豆惊讶道。

     楚心淡定的脱了外衫,道:“我不放心你!”

     黄小豆泄了口气,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也男女有别不是吗?”

     楚心横了他一眼,脸上飞起两片红晕。道:“想什么呢,我是怕你走火入魔!”

     黄小豆恍然,不禁为自己的不单纯而惭愧,脸也烧了起来,两人间有些尴尬。这样就更不想楚心陪他进去了,于是劝道:“你这担心是多余的,我的话,走水还有可能,要想入魔,你先让我会走火才行啊。”

     楚心却没听出他是玩笑话,而是一本正经的点了头,道:“嗯,我进去教你。”

     黄小豆想吐血。

     “别磨蹭了,一会儿来人看见我吗就麻烦了!”楚心道,把外衫藏在巨石后面的乱藤内,四下看看后,悄然入水。

     黄小豆哪敢多等,毕竟无器具进水下,还是有几分恐怖的。

     他也藏了衣服,急匆匆入了水。

     水面冒了几个泡后,就归于平静。然而流水对岸的两颗巨柳之后闪出两个人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