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青山门掌门
    年轻的花长老指了指上面,说:“顶上看他的百年基业呢,一会儿就下来。”

     正说着,房顶衣摆迎风声后,一耀目白影翻身下来,身姿如仙,翩然跃入楼内,站在他们面前。

     黄小豆早听见声音,本以为又一只大鸟,结果看见是人,就傻眼了。

     好一个潇洒绝尘的华美大叔啊!

     梳的一丝不乱的雪发,上束“恨天高”白玉冠,两条银纹飘带从耳侧搭落,划过斧削刀刻般的冷峻容颜;白衣层层叠叠,有缎有纱、有镂有绣还有花,领口齐整,更衬出风华气度,禁欲系满满啊!

     “见过掌门!”年轻的花长老懒懒的鞠躬行礼,后面那名弟子却是万分恭敬,之后对房门内扬声道:“掌门到——”

     这就是掌门啊!果然不同凡响!

     黄小豆心中惊叹,两眼冒星星的看着大掌门,双手合十,满心欢喜的鼓起掌来。

     楼里众师父出来时,就看到一个漂亮的俗家男孩子,对着自家掌门一脸崇拜向往,两手拍的那叫一个欢快!还啪啪响呢!

     掌门先是笑了,其他师父们便也附和着笑。

     醉仙人一脸疑问的看向他的徒弟,那名弟子耸耸肩,表示莫名其妙就这样了。

     “这就是那个不明火法系的孩子?”掌门人笑后,问道。

     风姿绰约的严飞羽站了出来,说:“掌门,正是他!”

     “嗯。”

     “我和掌门吹了一上午的风了,先让我们进屋成不?”感觉自己备受冷落的花长老不满道。

     “对对对,掌门,长老,里面请!”众人附和,纷纷相邀。

     进到楼内,眼前先是一暗,过了一会儿才适应过来。

     花长老凑到黄小豆跟前,上下瞧他,看他容貌精致、神色可爱,方才的反应也很有趣,带着几分好奇,想亲近他些,于是凑过来,道:“明明我也是一身白袍子,样式与掌门的相差不多,你怎么没见我发呆发傻啊?反而看我一眼就跑了呢?”

     黄小豆之前只顾得上看鸟了,闻听此言,这才正眼瞧他,发现他这一身衣服真是与青山门掌门那一身很相似,不过他没带玉冠,只用精致的锦带系了高高的马尾。至于长相,不得不说,黄小豆发现这青山门里就没有丑人,各有各的俊法。

     眼前这所谓的花长老长着一张娃娃脸,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眸光清澈如溪,鼻子娇小,有一点儿男生女相,但一眼还是看得出是男孩子。

     “见你那会儿我正好奇那只老鹰……哦,对了,带你飞的那个是老鹰吗?有多大只?它飞的太快了,我没看清!”黄小豆一说到自己感兴趣的事,就两眼冒光。

     花长老笑哈哈的说:“哦,那是掌门养的蓼山巨雕,青山上没有的。我是搭个便宜。”

     “花长老难得对新人感兴趣啊!”忽有人说。

     花长老转过头去,说:“估计是年纪大了,也想收个徒弟玩玩。”

     他的年龄在这群“老人家”面前还算是孩子,之所以坐上长老,只因身怀绝技,且资格老而已。他这话说完,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黄小豆也好奇,虽然大家叫他长老,但他一点长老的架子都没有,于是也不客气,手指捅了捅他,笑着小声问:“你多大呀?”

     花长老翻眼细数,道:“算算过些日子就是我二十六岁生辰了,想想我也要奔三十岁,”他打个激灵,“还真是可怕!”

     黄小豆很意外他已经二十六了,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而已。

     再看其他师父,各个都是容光焕发,精神抖擞,掌门人更是器宇轩昂、气度威严。黄小豆不禁怀疑其他们的年纪。

     花长老的话再次逗笑各位长者。

     “行了,次次看你耍宝,我都腻烦了。”这时醉仙人笑说,从弟子手中拿来一块和下面测试时用的一模一样的晶石,递向黄小豆,“来,让我们看看你的法属性吧!”

     却是花长老接过晶石,在黄小豆面前举了起来,说:“来,我帮你拿着。”

     黄小豆点头道谢,这么多高手看着,他多少有些紧张,好在之前有了两次经验,一掌下去,晶石上再次出现一闪一闪的橙光。

     花长老新奇的看了看,“果然奇特,怪不得测试长老们说不出属性。”

     几位师父把晶石传递到掌门手里。

     掌门丰千仇没看几眼,神情淡定,说:“这火我也从未见过。”

     “哦?与掌门的太阳火也不同吗?”有人问。

     “明显不同好不!”花长老说。

     掌门不管他们吵嘴,双手抚在晶石上,用心体悟。

     见他这样,其他人都住了嘴,静静等待。

     那晶石上的橙色光芒越来越淡,却也不见掌门人睁开眼。众人都有点着急,面面相觑。

     黄小豆也就紧张那么一会儿,想着反正到时候是花知扇自己来面对这些,自己如何表现都不关大局,于是便放松下来,四处打量。

     这一楼层有些低矮,内里装饰简单,除了承梁大柱之外,就是几片雕花木屏风、月白色纱帐,还有就是众人席坐的矮榻,围坐的中间一方小几,正中摆了一朵硕大的新荷,就着穿堂风,荷香清新四溢。

     矮榻上,除去掌门和花长老,还坐着三个师父、六名服色各异的弟子。

     在屏风与纱帐后,隐隐还有人影,有嘈杂声从那个方向远远的传来。应该是楼下的测试偏殿。

     正当大家寂静无声,静等掌门人“醒来”的时候,下方的大殿忽然间哗然。

     屏风外的弟子也都骚动起来。

     在座的师父们也都纳闷,不好打扰掌门,严飞羽先站起身,去到屏风后,正碰上要上前禀报的弟子。

     “怎么回事?”严飞羽问。

     “禀大法师,下面测出个雷法系的弟子!”那名弟子很是激动。

     “哦?”严飞羽立即凑到窗前,向下望去。

     偏殿内人群攘攘,惊叹之声喧然而起。

     南侧的法属性测试台上,中间一名测试师父手中的晶石,闪着夺目的紫光,他对面稳稳跪坐着一名宽肩窄腰的淡定少年。

     “师父,好像是阿鹤!”一名鸦青色衣衫的弟子走到严飞羽身边,借着西面窗口射进来的少量光线,可以看出这名弟子正是陌清凉。

     “阿鹤?”严飞羽探身下望,“还真是他!”他撩开下摆,一条腿已经登上窗棂。

     “师父!”陌清凉赶紧拉住他,另外几名弟子都已经跑开,各自禀报自家师父去了。

     醉仙人以及另一个师父也都走了过来,看见严飞羽这架势,都是又好气又好笑,只叹“年轻真是好”!

     “飞羽啊,你方才不已经抢了一个冰系的女娃娃了吗?”醉仙人虽然还是笑眯眯的,但语气绝不是客气的。

     “你手下已经有千机一个风法系了,冰法系似乎也志在必得,如今这雷法系你再收了,你那御剑台都快成特殊法系专业户了!你还给不给其他法师师父留活路!”这位师父的不满倒是全摆在脸上了,山羊胡子气的一翘一翘的。

     严飞羽收回腿,笑的洋洋得意,“这我也没办法,人格魅力在此。”

     “呸!”那山羊胡子师父气的啐他一口。

     醉仙人但笑摇头。

     陌清凉却是听清了,今年弟子中的确是有个冰法系女弟子,很是开心,于是问道:“师父,您收了名冰法系女弟子?”

     严飞羽一脸得意,话却没说满,“她还没决定是否入我御剑台呢。”看看陌清凉神采与气韵,他伸手拍他肩膀,说:“不如你去帮为师再劝劝她,若不然,她可能会被你云师叔收了去。”

     陌清凉一听,心中咯噔一下,要知道云丹师叔所在的炼赤峰距离他们走云峰可是远的很,难以日日相见不说,把美如天人的善芝灵小师妹弄到那烟熏火燎的地方去,要熏成一滩水吗?

     陌清凉虽然内心戏很足,但面上不显,他仍是君子如玉的样貌,拱手接下此任务。“不知哪小师妹现在在哪?”

     “就在南偏殿内,你云师叔正给她摸骨测体质。你要是听说了结果,回来也禀我一声。”

     “是,师父。”说完,陌清凉从屏风外绕过,一路出了门去。自始至终黄小豆与他都没看到彼此。

     就在三位师父以及他们的弟子走开之后,黄小豆也有些坐不住,看看一旁一动不动的花长老,小声问他:“花长老不去看看吗?”

     花长老刚刚正在入定,被黄小豆的话叫醒,掀开眼皮子,“去看什么?”他四下看看,也才发现众人都不见了,听到面向偏殿的窗子处,有人说:“我们也下去看看!”他“咦”了声,便跳起,绕过屏风后了。

     听到他们好像都一个个跳下去了,黄小豆也想起身过去看看热闹。

     小心的瞥了掌门一眼,掌门却在这个时候睁眼了!

     黄小豆吓得立即乖乖坐下,坐端正了。

     掌门丝毫不意外其他人都哪去了,只是盯着黄小豆看。

     他放下已经毫无反应的晶石到面前的小几上,开口,磁性而有韵律的男低音说道:“是星星火,也叫人心火。”